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周斌

周斌

艺术家简介

周斌,男,西泠印社社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协刻字委员会委员,河南省青联联合会副主席,河南省青年书法家协会主席,河南省书协篆刻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书协理事,河南省美术馆外联部主任。书法篆刻作品多次入选全国性书法篆刻大展,先后参加了第五、六、七、八、九届全国书法篆刻作品展;第五、六、七、八届全国中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全国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青年书法篆刻作品展;第三、四、五、六届、七届全国篆刻艺术展;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第一届、第二届国际篆刻艺术交流展;全国第三、四、五届楹联书法作品展;全国篆刻名家作品邀请展;全国千人千作书法大展;全国五百家精品展;当代篆刻艺术大展;全国第二届篆书展,全国篆书名家邀请展;全国60印象篆刻提名展以及世界华人书画、书法百家精品、正书、扇面书法艺术等各类展览,并在全国第五、六届篆刻艺术展、第二届第三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全国第二届篆书展获奖。2007年四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河南省文艺精品创作生产专家库专家。出版《周斌篆刻作品集》、《周斌书法篆刻》作品集。

收藏热线:13838306110

神飘情逸,意浑笔厚——浅说周斌篆刻、书法艺术
大河艺术网 时间:2013-12-05 20:02:05

采采卷耳,

不盈顷筐。

嗟我怀人,

置彼周行。

读周斌书法、篆刻,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恍惚,若二八少妇,轻摆罗裙,缱绻微步,徐徐于道,且行且思,且思且行……其简朴、高古之态,魂牵神绕之姿,楚简之婀娜,金文之古奥,行书之飘逸,无不毕现,苍茫古拙,浑厚奇异,豪放而无弄怪之嫌,灵动而无轻滑之感。

周斌习书本自唐楷入手,其时青春年少,激情四射,循方圆之规,蹈笔墨之矩,自我约束,养其浩然中正之气,确乎不易,只是其心性常在“囹圄”之外,不受桎梏。豫南信阳,本古楚之地,周斌生长于斯,习染楚风,性如楚简,曼妙飘逸,奇诡自由。于是超乎唐楷,溯流而上,直追先秦,在楚简、金文上下功夫,其书法、篆刻遂以楚简帛书为基,取其轻灵,时加以石鼓文、金文笔意,求其金石之气,不使自家坠入轻飘之门矣。

是时,楚简帛书出土者甚众,而追习者日多,然常弊于两端,是得其门而入,不能得其门而出也。一者,囿于简帛书,不敢越雷池一步,章法、字法、笔法,反复临摹,毫不逾矩,而以形似为宗,其书遂如东施效颦,言行举止,音容笑貌,莫不形肖,然不逮其神也,殊为可惜;一者,不屑临池,兴来涂鸦,任意而为,全无章法,与楚简帛书相去甚远,却攘臂大言曰,得其气,取其韵,形抛其外,神在其中,观此言行,人在梦中,不足与道也。

周斌习书,不偏不倚,弃两端而取其中。临摹楚简,焚膏继晷,不遗余力,信阳楚简、郭店楚简、望山楚简、包山楚简、曾侯乙楚简、九店楚简,凡出楚简处,周斌皆亲临拜谒,反复临习,无一遗漏,其笔下楚简气象遂日臻精妙。然其习古而不泥古,临楚简帛书,周斌心在其意,而非刻板、镜像其形,得其古意,又着“我”之色,功力全在一个“化”字。而这“化”境又非单指对楚简帛书的“变化”“变形”,是于万千文字中穷形追神,然后徐徐图之,不断提纯、雅化,删繁就简,终以己意出之。

楚简文字字形,与甲骨文、金文的写法相较,长短、内外、上下,往往出现很大的移位或变形,结构诡异多变,扑朔迷离,周斌喜之,其书法、篆刻往往据章法而择字法,或简化,或印化,或以金文变形出之,极具章法,既得楚简之神,又兼金文之妙。

楚简在结体上常欹侧倾斜,取势右上,字之点画常骑墙外张,作势欲出,飘若仙子之飞天,而周斌笔下楚简纵势右下,并拉长其形,舒展其身,翩若惊鸿之临池,却又有行书笔意,如三军先锋,扛握长枪大戟,逢山开道,遇水叠桥,衔枚疾走,长驱直入,变动飞腾,随手取势,精气神贯于笔端,兴之所至,略无检束,如苏子荡舟赤壁之下,纵苇所如,凌波万顷,其心笔相应,笔随心动,心随笔转,任意圆融,毫无凝滞。

楚简粗细、轻重、方圆、曲直对比明显,用笔富于变化,收笔、入笔多尖锋,线条明显首尾细、中间粗,而周斌楚简完全是自家气象,用笔均匀,首尾一致,少尖锋之锐利,多圆转之和气,下笔较重,喜用浓墨,追求润化效果,轻盈与浑穆同在。

总体而言,楚简笔画相对崇尚弧线。其横画两端向下稍弯,略带弧形,转角、折笔处常以圆笔出之,竖画自上而下向左稍微弯曲,以突出右上之势,而周斌竖画常常右弯,若妙龄女子亭亭玉立,长发委地之态,垂如春柳婀娜,注如夏雨飘忽,袅如秋鹤鸣皋,霰如冬雪纷披,楚简流丽之美,一画尽出,可谓极矣!如此符号,尽是周家模样。

而周斌书法又极具情绪,写意意味浓郁,心笔相随,缓急有度,有如音符跳跃,舞步轻踩,却以浓墨重笔出之,粗犷古拙,浑厚朴茂,是轻重、刚柔、意笔相融而为一也。不求工整,但取楚简之灵动、洒脱,金文之简易、高古,而又常以飘逸之行书落款,形与神俱,性与情同,是万体皆备于我也。

周斌篆刻,是以书入印之一典范也。其先将楚简引入自己的书法,揉以石鼓文、金文神韵,变形拉长,成为自家气象,然后以之入印,周家之书法情趣纤毫毕现矣——丰腴典雅、雄奇瑰丽,既有齐玺流利整饬、大朴不雕之洒脱,又有楚简倚侧错落、绮丽诡异之飘逸,或取燕篆之苍茫,或追秦篆之古拙,不假安排,任性而为,以自然率真为趣,古奥奇异,而又合乎法度。其笔法、章法、刀法酣畅,浑成古朴,天真烂漫,生趣盎然,俯仰敛纵,动静相生。乍看,如深谷密林,根深叶茂,枝桠交错,又有小儿憨态,敛迹含和,朴拙若愚,不与世间争锋,又沉稳如老者策杖,全不似五虎怒张,诸葛羽扇,但如刘备垂首,乾坤只在胸中耳。

审观周斌篆刻,行刀似有凝滞之感,以为其步步停顿、回切方可成之,其实不然。周斌治印,常用流美的冲刀,奔突而去,倏忽而来,一蹴而就,少有补刀,无万千捶打,百转千回之曼妙,却有生涩苍茫之意味,整个印面透着朴拙之气,粗犷大方。

阴阳同体,朱白为一,是周斌先生篆刻之本色。周斌治印,朱文白文字体相一,全以楚简为宗,辅以石鼓、金文,朱文粗粝,生辣苍茫,白文厚重,朴拙浑穆。而其胸中若有万千兵马常汩汩而出,应诺举刀,不书而刻,行文流畅,结体古朴。尝见其捉石握刀而行,辗转之间,锋之所向,沟壑纵横,若无数泉眼争涌而出矣。

周斌好残边之法,一印方成,于边角过新处略加敲击使之浑厚,苍茫古朴之感顿生,而印面通体闷塞尽扫。白文印中留红过多,朱文印中线条过于光洁,印文过密或过匀,周斌对印面施以敲击,使其如古印之残损残破,整方印遂浑然一体,古意盎然。

书与印同,印从书出,周斌书法、篆刻皆追随古人笔意,在似与不似之间,又常年浸润琴诗书画,游于内而不滞于内,应于外而不逐于外,相互砥砺,相互贯通,疏瀹五藏,澡雪精神,以养其静气,是以刀笔在手,无偏倚之心,无挠荡之相,物与我相化而为一,徐疾在我,快慢由心,毫无躁离之气,一片祥和。无论书法、篆刻皆浑穆厚实,苍拙朴茂,洗净铅华,“大裘无文,良玉不琢,质至美而无可择拣也。”

辗转刀笔之间,周斌腕力、臂力、手力皆超出常人,调朱弄墨之手,竟粗壮如街头搬夫。性素雅,又喜拨弦操琴,常流连《平沙落雁》《阳关三叠》《高山流水》间,拢捻抹挑,宛转悠扬,其痴迷之态,犹如老僧入定,遁入他界。如此静气当能成其浑厚耳!

周斌年且五十,正在厚积薄发之际,其心智、学识、刀笔之功已日趋“成熟”,大变之日或不久远,地火在地下运行、奔突,熔岩一旦喷出,今之周斌或为明日周斌之门下转轮之走狗矣!信可待乎?

作者:张正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