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魏辉

魏辉

艺术家简介

魏辉,斋号仪兰堂、樷玉軒。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九三书画院美术委员会秘书。九三学社中央画院画家。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首届中国画高研班。


1999年《纪念孔子诞辰2550周年书画展》 优秀奖  中国美术家协会


2000年2000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  入展  中国美术家协会


2018年《写意中国-2018中国国家画院美术作品展》  入展  中国国家画院、郑州美术馆


2019年《悲鸿精神---第三届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入会资格奖  中国美术家协会


2019年《邮驿路 运河情  第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 入展  中国美术家协会


2019年《新时代 新意象  首届全国山水画双年展》入展  中国美术家协会


2019年《第六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中国国家画院、湖南省文联、湖南省美术馆


2019年 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河南省展二等奖)  河南省美术家协会


《2019中国百家金陵中国画展》入会资格奖  中国美术家协会


2019年《2019“万年浦江”全国中国画(写意)作品展》入会资格奖 中国美术家协会


2019年《第二届“江海门户通天下”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入会资格奖 中国美术家协会


2019年《“重温经典”第四届娄东(太仓)全国山水画作品双年展》 入会资格奖  中国美术家协会


大河艺术网联系方式:0371——67117707

《别开新境如桃源---诌议当下山水画创作之诗意表达》
大河艺术网 时间:2020-06-11 21:35:00

21世纪以来,毫无疑问,中国画创作的当代化已经不再是有必要争论的话题。从语言、题材、材料诸多方面,尤其近三十年来,中国画已经走向完全开放和多元促进的发展方向。而且,在不断的材料改良和图式实验中,在不断的对传统和当代的探讨实践中,当代艺术更加深入完善并具有文化内涵。新世纪以来,国内各大博物馆相继推出宋元书画展,也使当下中国画对传统文本的研究有了赏鉴原作的机会。在传世绘画作品的吉光片羽间,找寻开启中国传统绘画学习门径的秘钥,随之成为当下中国绘画亟待解决的问题。


近十多年来,出版传媒技术、数字个人终端信息传输得到飞速发展,从而使世界艺术门类相互交流,相互激荡,并且显得异常活跃。中青年艺术家创作群体得以更加开放和更加包容的态度汲取各画种各流派的特色,以更为个性化的表现手段进行中国画创作探索。在对传统绘画的消解与重构的同时,在多元互生的创作语境下,如何葆有中国画传统内在诗韵情境及更高层次的人文精神内涵,如何在对中国画传统的继承中融铸时代精神,展扬时代新风,已逐渐成为画家们创作中的新课题。


近年来,常到各处写生,积累创作素材。太行、天山、甘南、秦岭、太华、少室、黄岳、天台……一路走来,山水陶染,心礼天地,唯叹自然造化之神功鬼斧,复感崔嵬滋藩的苍郁人文。意极流风墨回飞雪,于涛生云灭处体悟着自然大道,眼中丘壑化为心中丘壑,旋腕而生成笔底丘壑也。通会之际,神遇而迹化,诗境画境浑然相生!一任笔墨恣意驰骋,或纵或横,或抑或放,开阖中渐次呈现于纸素之上,画谱中的云水树石、山川风物皆收于笔端,如入桃源仙境,自在、真实、自由的表达着内心能感知到的一切美好!山水质有而趣灵,轩辕、尧、孔、广成、大隗、许由、孤竹之流,崆峒、具茨、藐姑、箕山、首阳、大蒙之游,仁智之乐焉。夫圣人以神游通天地,以礼授法道,故而圣者精诚,贤者达明,山水以形立天地,故而仁者乐之,圣者贤者游之,访之,居之!


南朝宗炳《画山水序》曰:“老病俱至,名山恐难遍都,惟当澄怀观道,卧以游之。”他以“澄怀观道”赋予了文艺新的意象!“以形写神”、山水“畅神”,即是一种形而上的体验,所谓“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不违天励之藂,独应无人之野。”宗炳所“游”之山水既可涵养怀抱、澄怀观道,同时兼具“物我相忘”沟通“此岸·彼岸”的终极精神体验。观彼及己,反思写生之道,复有如许感悟:“写生者,写形也,写山水之骨肉情魄;写生者,写心也,写本我之性灵,写生者,写境也,写物我相生相忘,超乎象外之化境也!”致其广大,方能感其精微!只有对自然俯仰观照,方可“通会”造物与心境的天人合一,才能穿越物形篱藩领略神游其境之自由妙法!山水画注重情与景的有机互融,注重提供给观者以想象和感发的空间。山水画历经堪舆示意、搜妙创真、气质俱盛、错综绮丽、繁密浑厚的过程“尽其极则”。 北宋时期推崇理性思辨,程朱理学以儒家致知格物之法观照世间万物,而形成哲学深理的文化气象,受此影响士大夫推崇淡远萧索的逸气,这也使士大夫脱离院体画审美范畴。郭若虚云:“窃观自古奇迹,多是轩冕才贤,岩穴上士,依仁游艺,探颐钩深,高雅之情,一寄于画”。墨戏所作必须有深厚的学养、超乎物外的性情才可得平淡逸气之妙。徽宗所倡导的“写生”并非单一的传移摹写,而是以一种源于自然,清澈而透明的心性来安排布局,以至于产生了独立存在的价值,“展张于图绘,有以兴起人之意者,率能夺造化而移精神,遐想若登临览物之有得也”。这种追求精神上的愉悦,思想上的解放源头是魏晋时期那种超然绝俗的哲学思想的延续。智者不再为物象的外在形质所束缚,而是深究物象本源的思想,超脱于物外,领悟宇宙、人生的道之所在。旨微于言象之外者,万趣融于神思。吾有此境界而卧游其中,云山已飘忽于千里之外也,岂不正附卧游之妙哉?


宋代可谓文艺造极之世!绘画也“尽其理法”“合于造化”“远乎人意”,由此建极而反,或正可预示着山水画将走向由繁向简。随着苏轼“天工与清新”绘画审美理论的横空出世,以苏轼、米芾、文同为代表的文人画渐次别出画工,随后意蕴深微、简约淡泊、云气空濛的山水画境渐次新开,以马远、夏圭为代表的南宋山水真正开启了山水画从写真走向写意;由以神法道走向诗意表达;由客观再现走向主观表现,从而别开新境。后世之黄、王、吴、倪,沈、文、唐、仇皆有发扬光大。


“画之为物,是性灵者也,所贵乎艺术者,即在陶写性灵”。在新时代创作语境下山水画创作怎样完成自我诗意化表达,怎样摆脱客观再现而走向主观的自我表现显得极为重要。尤其当代中西艺术交流异常活跃,在传统文艺理论与西方艺术理论的激烈碰撞下,写意山水画呈现的多元化面貌,为实践创作提供了理论依据,同时让我们意识到当代审美多元的价值标准已是一种趋势,要发展写意山水画就要改变固有观念,尝试对当代艺术与社会审美价值观的重新解构,吸取东西方绘画精神之共通点来进行创新尝试;并通过借鉴传统文人笔墨神韵,让当代写意山水画既保持传统的人文内涵与诗意表达,又能创造出富蕴时代风貌的个性鲜明之作!此任重且道远,故而士不可以不弘毅!最后,以诗一首作结!


年来诸法皆忘却,自在空庭数梅花。

回首相看云起处,一天明月半窗霞。


魏翚己亥仲秋于丛玉轩灯下

2019年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