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师界弘

师界弘

艺术家简介

师界弘,河南中原文化艺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书画研究》主编,北京汉方美术馆馆长。作品入选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并被人民大会堂,中国美术馆,国家博物馆等数十家国内外艺术馆收藏。


出版著作:


《师界弘中国画作品选》、《师界弘山水画作品集》、《中国当代著名画家个案研究—师界弘写意山水》、《中国当代书画名家系列—师界弘作品选》、《圣域留痕—师界弘写生作品集》、《中国画青年名家书系—师界弘》、《中国当代十人作品集—师界弘》、《中国绘画名家精品书系—师界弘》、《艺术名家在线—师界弘卷》、《炫·中国当代学术新坐标·圣域留痕—师界弘卷》、《尚道弘雅—师界弘山水卷》、《循道弘新—师界弘山水卷》等。


大河艺术网联系方式:0371——67117707

回归自然 回归感性——师界弘山水画评
大河艺术网 时间:2020-06-01 23:58:16

文/贾方舟



中国传统山水画经过上千年的发展源远流长,高峰叠起,一波接一波,绵延部绝。甚至可以说,元以来的中国画史,几乎成为一部以山水画为主导的历史,直到进入现代以后仍是大家辈出,仍有黄宾虹这样新的高峰出现。面对山水画中的一座座高峰,当代山水画家并没有望而却步,他们或是回到传统,从传统中寻求新变的机制;或是从现代西方艺术中广泛汲取新的表现因素,改变山水画的原有面貌;或是仍然在五、六十年代写实主义的基础上发展,比较靠近现实生活,将大山大水与风土人情相结合。而当代山水画发展的主流却是在回归传统的方向上,特别是九十年代。由于对笔墨的醉心,山水画家纷纷到传统中寻迹觅踪。山水画家们以对传统文化的高度自信,努力对传统进行着创造性转化。在新的一代山水画家中,这种传统情结依然很浓,师界弘就是其中一位。


师界弘原画工笔人物、花鸟,从人物、花鸟转向山水,时间并不算长,近年她就读于中央美院国画系“山水精神”高研班。在名师指导下,无论笔墨技巧还是艺术境界都有显著提高。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已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说明她对传统艺术的理解,对“山水精神”的领悟。


我认为,要真正领悟山水精神,不仅需要研究传统,更需要面对自然。只有在对自然的感悟中,才能真正领悟中国的山水精神。传统画论中所说的“外师造化,中发心源”,就是将对自然的体悟转化为一种心灵的创造。这种创造首先来自于自然,然后才能在个体心灵中积蓄成源,产生表达的欲望。


我在这里特别强调“个体心灵”,是因为山水画已经泛滥成一种毫无个性的公共化图式,山水画家除了不断对传统山水符号的堆砌和山水图式的重复演绎,很少能看到山水画家的真情和作为一个当代人不同于古人的新感受。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时代已经从农业文明跳过工业文明进入后工业文明,信息时代的便捷已经使我们无法找到精神逃避的场所。因此我们已经很难用古人的心态与心境去体悟自然。当你学着古人品味隐居山林的心境时,远天传来飞机的隆隆轰鸣,立刻又会把你拉入到当下。因此,当代人必须找到当代人与自然的一种内在联系,而不是一味地去追慕古人。而要改变这种痼疾,唯一的办法就是接近自然和融入自然,从自然中发掘出作为一个当代人的新感受。关在画室里解决不了山水画的当代课题,山水精神只有到山水中去寻找、去体悟。


正是出于对山水精神的这一理解,我认为师界弘的山水写生作品是更值得首肯的。在她那些写生作品中,我感到一种个体艺术生命的勃发和活力。虽然她还没有完全形成自己语言风格,但她对自然的真实感悟却透过她的笔墨传达给了观众。画家在写生过程中,已经融进了她对自然的真实感悟和理解。由于画家面对的是活泼耀动的真山真水,她的笔端便是充满感觉的描绘。不只在图式上摆脱了程式化的山水构架,而且连笔墨也显得灵动多变,在虚实浓淡中营造出画面的空间层次和自然的勃勃生机。从这个意义上看,这些写生作品也是完整的创作。


师界弘的山水写生作品证明,作为一个山水画家,重新回到自然,回到一种“感性”状态是非常重要的。艺术如果长久地远离感性,远离自然的滋养,艺术家如果长期关在画室里作画,感觉之源就会变得枯竭。没有对自然的感悟,“心”就变成了无水之“源”。所以,艺术家需要不断返回到与自然相衔接、相沟通的“感性”中来,返回到“写生”的“原始”状态,才有可能创造出当代山水画的新境界。


在师界弘的大幅创作中,我们可以看到她在尽力综合从写生中获得的印象的同时,也在尽力融入山水画的传统因素,以便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图式结构。但在这两者的结合中,她又往往不自觉地向传统图式偏离,传统的引力太强大,当她创作大幅山水画时,这种引力无时不在发生影响。她还需要找到一种有效的途径把她写生中所获得的感悟融入其中,也即能在创作中保持那种写生时特有的状态:笔墨的生动性和图式的独特性。当然,这还需要一个探索的过程。她的大幅创作如果能在写生的基础上进一步提炼和升华,一定会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展现她的艺术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