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马东阳

马东阳

艺术家简介

马东阳,1971年生于河南鲁山,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医生为业。1996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擅长油画,兼及水彩。1998-2001在中央美院进修油画,期间曾为北京荣宝斋西画廊签约画家。2016年为雅昌艺术网签约画家。作品多次参加省内外及全国卫生系统美展并获奖。多幅作品被省内外机构和个人收藏。数幅作品在北京、上海艺术品拍卖活动中拍出。

1993年 油画《春》荣获河南省第四届大学生科技文化艺术节  一等奖;1995年 在洛阳“七碗堂”红茶馆举办个人油画展;2004年  油画《有树的风景》被大唐电力收藏;2006年  郑州市一澈艺术举办个人油画展;2006年  水粉《风景》荣获第五届“河南省五四文艺奖”银奖;2007年 共青团河南省委授予“时代先锋 青年典范”荣誉称号;2013-2014年   大河健康网多次视频和文字报导;2014年   自费在西班牙,法国学习,写生;2014年   东方今报专版报导;2015年  油画《静物》在瀚海拍卖公司拍出(91期);2016年   在雅昌河南艺术中心举行《马东阳绘画作品展》同时雅昌艺术网签约画家。


大河艺术网联系方式:0371——67117707

无梦不徽州——2017春季皖南写生
大河艺术网 时间:2017-06-05 23:05:22


文/马东阳

二月的早春,仍有些许料峭的寒意。但皖南的粉墙黛瓦,烟雨黄花早已让我春心萌动。那是一个让所有水彩画家做梦的地方。法国歌文水彩颜料,意大利法布里亚诺,法国康颂水彩纸,英国温莎牛顿水彩笔,外加几支湖笔和勾线笔,我为这次写生准备了堪称豪华的“画具”,怀揣着一颗“驿动的心”,急不可耐的踏上了南去的列车。

皖南古称徽州,下辖歙县,黟县,休宁,祁门,绩溪,婺源六县。徽州有“八分半山一分水,半分农田和庄园”之说。境内山丘屏列,岭谷交错,波流清澈,溪水回环。加上白墙青瓦,棂窗雕花,菜花黄,桃花红,你可以在这里发现心中所有的的色彩!

徽州是中国三大地域文化之一。有徽商文化,新安理学,徽州戏曲等,当然,让我着迷的,自然是徽派建筑,徽州村落和民居,以及徽菜美食了。

油菜花开的时节,适逢皖南的春雨,这正是我想要的天气!烟雨朦胧,天空呈现出紫灰或铅灰色的调子,烟,云,雨,雾分不清楚,高高的马头墙,在烟雨中自然就是水彩湿画法的绝佳对象。墙头的黛瓦,在阴晴变换的天色映照下,呈现出靛青,灰绿,蓝紫等各种颜色。本是白色的粉墙,岁月和年轮让白墙染上烟灰,土黄,砖红,赭色,墨绿等各种颜色,潮湿的地方生了苔藓,附在剥落的青砖上。承载着满满的乡愁。

悠长的小巷,在雨中安静而又寂寥。浅紫色的青石板路,雨水淋过,泛着耀眼的白光。小巷的两边,是高高耸立的马头墙,或是斑驳的粉墙和砖石。墙角生满了青苔,雨水在青石板的缝隙里,缓缓的流淌,没有一点声息。

我独自一人,撑着伞,漫步在这些雨巷,细雨轻轻地打在伞上,那倾诉的,是消逝的时光。我独自一人,撑着伞,彷徨在这些雨巷,心中默念着戴望舒的名诗《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仇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样的颜色

丁香一样的芬芳

丁香一样的忧愁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彷徨……

不知道这些幽深的小巷里,发生过多少缠绵悱恻,悲欢离合的爱情故事。而那些爱情故事的男女主角,是否也曾经,像我今天这样,打着油纸伞,在雨巷里漫步,彷徨……

从合肥驱车向南300多公里,一路春雨云烟,到黄山脚下。第一站是屯溪古街和黎阳古镇。两家靠一座明代的古桥连接。横江,率水与新安江汇为一江春水,从古镇脚下缓缓淌过。天光阴沉,由于时间太晚,光线太暗,不画画了,在淅沥的雨中,打着伞,在古镇转了一圈,品尝了著名的小吃“毛豆腐”。古镇雨中即景,已经让我无法按捺创作的激情。

早晚的调子是最迷人的。6:10分,我按照手机查出的日出时间,早早地起床了。从不会打扰同伴,画家的生活,本该这样。我打个车,来到屯溪老街,写下第一个作品,屯溪老街。和许多古镇一样,屯溪的商业化也很明显,但老的徽派建筑基本上保存完好,完全满足我对古镇的想象。这个时间店铺还没开门,我可以自由选择写生的角度。清晨的阳光斜照在洁白的,层叠掩映的马头墙上,和暗红,褐色的门板窗棂形成了美妙的对比。

徽州古城。进古城已经是下午了,我追着导游问,哪条街道最老最旧最破,导游告诉我,过了大学士牌楼,直走就是最老的一条街。这条街很窄,走了没多远,在两条小巷的交叉口,左手边一座老屋让我找到了感觉。老屋的一层是砖石结构的,二层是老旧的木质结构,前方小巷深处是稍新一点的建筑,傍晚的阳光照在白墙上,很亮。时间紧迫,就这里了!我以最快的速度打开画箱。老实说,这一张并没有多少徽州古城的韵味,不是很满意。这里的导游应该接待过画家,临走的时候,导游告诉我,看你的作品,渔梁坝你应该喜欢。

赶到渔梁坝的时候,天气突然放晴了。渔梁坝是新安江上游一条拦河坝,是古徽州一项重要的水利设施,距今有1400年的历史,号称“江南第一都江堰”。

新安江和练江交汇的地方,就是渔梁古镇。听说在古代,渔梁是徽州的物资集散地,相当于现今的物流中心城市。果如导游所言,如今这里好像是一个被游人遗忘的古镇,建筑更加破落,除了两家几乎没有顾客的小餐馆,几乎没有旅游配套的设施。显得更加寂寞和萧条。小镇在阳光下面静静地躺着,一切显得懒洋洋的。镇上的居民显然不多,青壮年都外出工作了,鹅卵石的小径两边,三三两两坐着几位沉默的老人,诉说着无尽的年轮和沧桑。然而正是这样,它才是值得所有的艺术家沉思发呆的地方。由于没有过多游客的打扰,我在古镇最有名的老药铺门前,一口气画了两个多小时,画完都中午一点半了,同伴饿的眼睛都绿了。不过还都坚持着说,只要马哥能出精品,挨饿也值了。

挨饿对画家来说,是最司空见惯的事。徐悲鸿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发现,饥饿的时候,画家的感觉更敏锐。

在歙县住的宾馆旁边,是新安江和一条不知名的河交汇的地方。早上起来,江面上烟波浩渺,雾霭蒸腾,乌云和淡紫色的远山融为一体。有一座长长的桥横跨在江面上。岸上是绚丽的草地,和几棵鹅黄色的柳树,我在这里一口气画了两张。

雨下了停,停了又下。空气中弥漫着春耕的泥土的腥味和菜花的芳香。由于正在修路,我们一路泥泞,赶到许村,还没有进村,我在村庄的外围,看到烟云笼罩的小山脚下,静卧着一片徽州村落,近处是裸露的紫红色的泥土和片片的金黄色的菜花。这是我想要的构图。在泥泞的田间刻苦工作了两小时,作品总算完成了。

一路走来,呈坎古镇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里的建筑以砖石建筑为主,显得更加厚重,木雕砖雕更加精美。徜徉在呈坎小巷中,相机的快门就没有停过,心里暗自后悔路上耽误时间太多,早点到就好了。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本是唐代诗人张志和描写太湖旁边风景的诗句。但拿来描写皖南呈坎的风景,也很贴切。由于呈坎古镇坚持了以文化旅游为主的导向,不过度搞商业开发,呈坎古镇显得更加原汁原味。连臭鳜鱼,毛豆腐,笋干面这些经典的徽菜,呈坎的味道也更地道一些。厨师做菜的时间好像也更长一些。我找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客栈住了下来。木质窄窄的楼梯,木制的楼板,踩上去,咚咚,吱呀作响。雕花的大床,蜡染的窗布帘,古旧的家具,推开窗户,是一条小河,远处是田野和远山。这才是画家居住的地方。在这样的仿佛是奶奶住过的房子,每一次呼吸,每一声叹息,都是那么伤感,亘古而悠长。

在呈坎这样狭窄的小巷里写生是一项很艰难的工作,每遇到较大型电动车路过,我都要侧身让过。如果是三轮车,我都要站起来,把画架倚在墙边,自己侧身贴墙,方可通过。最重要的,我所处的是小镇的交通要道。清晨,全村拉粪的环卫车都要经过我这里,一不小心会蹭上粪汁,关键是粪车虽已走远,浓郁的气味会在小巷里久久不散,回味无穷。

很幸运,到西递的时候,骤雨初歇。古朴的小镇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一切都湿漉漉的。一进村,许多租售画具的招牌,让我进一步确认,这是一个画家云集的地方。本打算继续在古镇里画那些徽派民居,但村口的一幅天然的水彩画让我停下了脚步:雨后的天空阴云密布。蓝色,淡紫,墨绿,远处的小山由远及近,呈现出不同的颜色。中间是几株野树,有聚有散,有暖又冷。树木掩映之间,是小村的一角。近前是盛开的油菜花和春耕的田野。就是这里了!作品完成的时候,一个在附近写生的美女,和我的作品合了一张影。

写生的最后一站是宏村。由于是周末,游人很多。后悔应该在不是周末的时间来宏村。还好,能见到细雨霏霏的,春日里的宏村,还是很幸运的。不愧是《卧虎藏龙》等多个电影的外景地,宏村的名气显然要更大一些。如果把呈坎,西递,徽州古城比作一个沧桑的硬汉,宏村则是一个多情的少女,因为有了月沼,南湖,宏村平添了许多柔美的气息。在宏村的两天,我的写生几乎是夜以继日,心情始终处在亢奋之中。有一张从下午画到了华灯初上。个人感觉,精品出来了。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本是明代剧作家汤显祖表达孤傲情绪的诗句,但被后人有意无意的理解为对徽州人间仙境的赞美。由于皖南太美,便无人自讨没趣,再去深究这个诗句本来的含义了。


无梦不徽州。在皖南写生的时间,每天都像在春雨中酣梦,不愿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