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马东阳

马东阳

艺术家简介

马东阳,1971年生于河南鲁山,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医生为业。1996年毕业于河南大学美术系。擅长油画,兼及水彩。1998-2001在中央美院进修油画,期间曾为北京荣宝斋西画廊签约画家。2016年为雅昌艺术网签约画家。作品多次参加省内外及全国卫生系统美展并获奖。多幅作品被省内外机构和个人收藏。数幅作品在北京、上海艺术品拍卖活动中拍出。

1993年 油画《春》荣获河南省第四届大学生科技文化艺术节  一等奖;1995年 在洛阳“七碗堂”红茶馆举办个人油画展;2004年  油画《有树的风景》被大唐电力收藏;2006年  郑州市一澈艺术举办个人油画展;2006年  水粉《风景》荣获第五届“河南省五四文艺奖”银奖;2007年 共青团河南省委授予“时代先锋 青年典范”荣誉称号;2013-2014年   大河健康网多次视频和文字报导;2014年   自费在西班牙,法国学习,写生;2014年   东方今报专版报导;2015年  油画《静物》在瀚海拍卖公司拍出(91期);2016年   在雅昌河南艺术中心举行《马东阳绘画作品展》同时雅昌艺术网签约画家。


大河艺术网联系方式:0371——67117707

一个画家的医生生涯
大河艺术网 时间:2017-05-09 23:16:11

文/马东阳

作为一个以医生为职业的画家,我经常问自己,绘画到底给我了什么?绘画对我的职业有什么帮助。

曾经有人问艺术不能吃,又不能喝,又不能拿来玩,搞艺术有什么用?小提琴家盛中国说:艺术能使人成为一个情感真实的人,一个内心善良的人,一个拒绝暴力的人,一个对社会负有责任心的人。

我曾经收治过一个十多岁患恶性淋巴瘤的小男孩,姓朱,不知为什么,患有淋巴系统疾病的小孩都长得非常好看,而且非常聪明可爱。小朱就是:双眼皮,大眼睛,长睫毛,皮肤白皙,五官清秀,并且在语言表达能力和认知能力方面明显超出同龄人。性格开朗活泼。大家都非常喜欢他。

淋巴瘤是一类大多能够临床治愈的癌症,请注意,这里是临床治愈,而不是一般人们理解的彻底治愈。相比其他类型的癌症,淋巴瘤经过恰当的治疗,可以达到临床症状完全消失,长期生存。但最终还是要复发,无法达到自然寿命。所以,收治这样的病人,对我的内心本身就是一种强烈的碰撞和煎熬。

虽然小朱只是我所主治的十几个病人之一,但我还是在他身上倾注了最多的精力,我似乎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尽量平衡命运对他的不公。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小朱痊愈出院了,全家都欢天喜地,看着孩子在阳光里灿烂的笑容,我的心里却充满了医生特有的理智所带来的悲哀。我等小朱全家走远了,才偷偷擦掉眼泪。我没有如实告诉他们这个疾病最终的预后,因为我不想剥夺他们最后的欢乐。

我还收治过一个患肝母细胞瘤的七岁的小女孩,这是被称作“癌中之王”的一类非常严重的疾病,治疗非常困难,我非常坦诚地告诉小女孩的父母,希望他们能明智的放弃治疗,以避免不必要的浪费钱财,但小女孩的父母坚决不放弃治疗,他们说:能多陪她生活一天是一天。能住在医院里,多少有一点希望。

小女孩非常瘦弱,面色苍白,这是由于肿瘤长期消耗身体的营养导致的贫血症状。由于肚子里长着巨大的肿瘤,小女孩的腹部隆起,为了缓解肿块的压迫症状,小女孩不能平卧,每天都是跪在床上,脸贴在床面上,臀部翘起来,这在医学上称做“强迫膝胸卧位”。纵然如此,小女孩还是经常疼得大声哭喊,靠注射吗啡缓解。由于长期哭喊,小女孩的嗓子哭哑了,以至于后来就像小猫一样蜷缩在病床上,无声的抽泣。

小女孩的父母经常无奈的问我为什么会得这种病,我告诉他这是癌基因的激活和抑癌基因的缺失、灭活造成的,简单说就是命中注定。

不知为什么,每天查房,我看到小女孩,总是想起我的女儿。我象怜爱自己的女儿一样怜爱着她,因为她应该和我女儿一样公平的享有生存的权利。我希望小女孩能在非常有限的生命期间,享受到一个医生特有的关怀和同情。

对绘画的热爱使我对笔下的自然和静物充满了真实的情感,这是一种真实的艺术情感,是公平公正的人文情怀。在绘画的时候,我看到自然万物在舞蹈,在歌唱。或是在抽动,在哭泣。作为一个画家医生,所以我认为病人和我有着同等的人格;同等的尊严;同等的灵魂。面对前来求治的病人,我从来没有傲视过他们,也没有觉得他们是求着我的。在医治他们躯体病痛的同时,我总能深入体会他们心灵的痛苦,体会它们的人生经历和社会角色。从而尽我所能的缓解他们精神的痛苦。

绘画给了我真实的情感和公平公正的精神,从而使我对我的病人也倾注了真实的情感,使我发自内心去同情和怜爱他们。这使得我对病人的每一个微笑,每一声问候都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做作和矫情。能够真实的对待自己的病人,我就能够真实的对待路人,朋友,同事,亲戚,父母,真实的对待世界。

成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真实的人,这也许就是绘画对我的最大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