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仰望草书

大河艺术家:仰望草书 官方网站

艺术家简介

 侯和平 1954年出生;1972年入伍;历任武汉军区宣传部干事;河南省军区政治部秘书处处长;平顶山军分区政治部主任;河南大学人民武装学院政委、党委书记等职;大校军衔。2007年转业至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工作,现任河南日报社新闻摄影部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协草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河南省书画院特聘书法家;长城书画院、大华书画院、中国书法院副院长;大河网美术馆馆长。

张海(中国书协主席):侯和平的作品,在线条上、在造型上、在用笔变化上,往往给人以新鲜感。

周俊杰(中国书协理事、河南省书协名誉主席):侯和平的书法极具灵气,对艺术的悟性很灵敏,所以用笔灵动,很具特色;他的作品放中有收,收中有放,放得开,收得好,使收放恰到好处;个性感强,行、楷、草到狂草,不拘一格;法度谨严,他作品字的变化的度掌握得很准确,并且具有时代审美特性。

李刚田(中国书法理事、《中国书法》主编):侯和平的作品有一种天真烂漫,内在情感宣泄在作品里,既有好的古典基础,又注意与当代相接轨,创作感很强,作品的个性十分鲜明。

孙荪(原河南省文联副主席、作家):和平的书法作品就像文学作品中的大散文,充满着诗意。不论是大草还是狂草,我们触摸到、闻到的就像散文中诗的味道和香气。有人说散文是风景画,那么,和平的书法作品更有风景画的韵位。他人虽心气平和,可是,却笔墨狂达,胆子非常大,超越了法度,但味道显得很好。

宋华平(中国书协理事、河南省书协主席):侯和平的近作又有新的突破。依我看,可以用12个字来概括,那就是“乱石崩云、险象环生、穷其变化”。近几年,他的书法作品有较大突破,在流动当中寻找风格变换,在线条当中寻找面的变化,更增强了作品的跌宕感和现代气息。 

西中文(河南省书协常务理事、书法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作品如人品。和平作品的风格也是他做人的风格。他为人率真、豁达,人又聪明,所以,他的作品很有灵气,作品显得爽朗、狂达。我曾把他的作品特点概括为“百般滋味,千种风流”,就是感到他能够放松,作品表现出他在创作中的狂达与豪放。

陈春思(中国书协鉴定委员会副主任、河南省书协副主席):和平的书艺年年都有新的发展,特别是他的作品能入展全国书法最高奖“兰亭奖”,表明他的书法水平达到了新的高度。书法界有一种说法,叫字如其人,和平人聪明,有灵气,所以,他的字很灵动,楷、行、草俱能,尤其是狂草的出现,更体现出他书法艺术的全面性。

胡秋萍(河南省书协副主席、中国书协草书创作委员会委员):和平兄为人真诚、质朴、豪爽、坚毅,这些特点都在他的书法世界里表现得淋漓尽致。我尤喜欢他的狂草:“上马击胡虏,下马写军书”,和平兄有这样古代军人的气势、气概。

刘灿章(省直书协副主席兼秘书长、省美术出版社书法编辑部主任):我看了侯兄书法展,有感而发四句诗:“侯兄法到笔墨情,疆场奔驰文理通。理法多取自然界,追寻终为精气成。”我和和平兄同年当兵,又是同龄人,又是书法上的同道,祝他取得更大的成绩。

孟会祥(《书法导报》副总编):侯和平是书法导报一直所关注的、有成就的书法家之一。这次书展很受震动,尤其是他的大草书作,使人耳目一新。这次书展给人的特殊感觉就是他的作品的创造性和实验性,创造和实验才能出新,作品让人有新的感觉。他每件作品的出新,都是激情和才情相结合的结果,也说明他的书作积累比较厚,才会出现他作品的不重复。

郭灿金(博士、评论家):透过侯和平这一时期的作品,人们看到的是自足的文字,自足的线条,这些文字和线条如魂附体,如鬼上身,不能自止地狂歌劲舞。让人感觉到那是书者的心灵通过笔锋在舞蹈,是书者的生命意志通过线条在歌唱,让人看到了文字本身载歌载舞的狂戏景象。

通过这些作品,侯和平实现了职业、艺术、书法、为人的统一,艺术已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和生活态度。百炼成钢的性格和绕指柔的线条在侯和平笔下从容地统一着,这样的境界弥足珍贵,千金难买。

侯和平书法自学的时代已经来临。

从当年的“栏杆拍遍”到而今的“月白风清”,如此江山,依然风月,侯和平已经回归到了淡泊宁静的真我之境。心静如水,波澜不兴,“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蔡树农(评论家、篆刻家):青春英俊的侯和平本质上属于那种“燃烧激情的人”,他对书法的审美追求也完全属于性情笔墨的把持,他对于所书写书法内容的择选必定是为其性情笔墨服务的,不能得其性情的书写内容,即使文字再优美,一般都会斟酌弃置的。当然,基于大校政委的身份,他的性情笔墨散发着理性的色彩,放而不野,文质彬彬。“富润屋,德润身”,侯和平的“人”与“字”交相辉映,读懂了侯和平的为人,也就能读懂他的字。知道了其中奥秘,我们对侯和平悄悄在书坛“和平”崛起的奇迹便不会感到惊讶了。

柴中建(北京大学访问学者、艺术策展人):军旅诗人由军人体证为现代书法,其内含深藏正气,其书写易外流于表。然和平兄的军旅书法则丰含情趣与细腻,更多势度与机智,通过和平书法之维,让人体味现代军人对当下文化的传统反思,甚感亲切。

和平兄从军三十多年,性格豪爽,为人率真风趣,字如其人,虽业余习书,但多年磨炼的真功在,对字的构架及布局的理解力在,作品中出彩的潜质在,和平兄的性情依书法而住。

张华中(诗人,评论家):和平先生书三气俱存,与墨韵章构互为表里,相得益彰,前者以碑入骨,笔有落处;中者学养丰盘,中和畅达;后者字句相呼,相携相邀。三气合为丝绳,虽字字珠玑,舍此绳犹不能为完美之艺术。书界喧哗,涉深水者占鳌头;板凳常冷,耐寂寞者成大器。尝淡泊,掩匠心于无迹,演顿悟,出意境于天成,书坛出新虽不易,铁杵成针事终成。日上中天时,四季皆佳景,愿和平先生“放浪三尺剑,收心一卷书”,“铁砚磨古法,长毫写心经”!

姜寿田(评论家、书法导报副总编辑):侯和平书法在整体上受到当代书法民间化审美价值取向的影响,拙朴、率真的自由书写构成他书法的风格基调。他的书法多民间书法天趣,于写经、残纸、砖铭乃至时人书法中采撷,加之个人性情所至,使他的书法尤具格调和新意。他毫不掩饰其对书法意趣表现的兴味和对文人化书法的疏离,这形成他书法的反叛性和个性意识的张扬。他惯使长锋羊毫,线条绵凝逸宕,造线中却令人惊异带有浓郁的文人化韵味。表面看来,这似乎与他书法的非文化趣味相抗拒,但恰恰是他这种对线条的文化意味内在把握,有效地化解了由于其书法过于注重结体意趣化所可能造成的支离化的弊端。实际上,侯和平的一些成功之作,恰恰是那些适度变形,线条讲究,颇有文人化气息的作品。这也表明,侯和平书法在追求意趣的同时,对笔墨表现又有着清醒的古典化体认。这使他有可能成为游刃于传统与现代之间,别有新解的书法家。

朱明(书法家、禅宗学者):和平兄的字儿有一股豪气,那种纵横开合的态势有如征战沙场的刀枪剑戟一般,让人躲闪不及,受到些许惊吓与刺激,这便是一种特殊的艺术审美体验。从这一点上讲,他是一位有才气的书法家。

强俣(书法家、评论家):我与侯和平的认识结缘于艺术。有些人或许想不明白一个溺身心于军政之事的人,怎么会有闲情逸志于艺术?侯和平说:“我整个白天,脑子中所有的事,都是自己的职责与事业,而到夜间,当万籁俱寂时,我会放松自己,全身心地进入艺术的天地驰骋,艺术于我,是工作之余最好的休闲和享受方式。”可在我看来,他的这种消闲亦如稼轩填词、放翁吟诗,是胸中有“物”,须假一途泄出耳。此“物”便是那——横戈被重铠,此志顾常在的豪情。如陈毅之赋诗,毛主席之作词,皆是散逸胸襟豪气的产物。和平时期,大丈夫不能出生入死、酣战疆场,就只有以“忽然拈笔起,满纸皆云烟”来消胸中块垒了。况且,侯和平的书法主要是书写军旅诗词,其意便更明显。写“插羽军书立谈办,如山铁骑一麾空”时觉荡气回肠,如大碗饮酒、大块食肉,大快人心;写“醉斩长鲸倚天剑,笑凌骇浪济川舟”时觉双腋挟风,似鲲鹏抒翼、凌空俯云,坦然自适;写“甲子一周胡未灭,关山还带泪痕看”时觉悲愤难抑,恨不能“风雪被重铠,夜入蔡州城”;写“千群铁马云屯野,百尺金蛇电掣空”时觉风雨如晦,疑是杀声撼天、血流成河的雨中酣战;写“古剑寒三尺,残书乱一床”时觉酸辛刺骨,周遭寒凉,令人揪心……

李志军(博士、评论家):一位看到和平先生写字的书法家说:“侯主任不是在写字,他是在冲锋陷阵,指挥作战。”和平先生以豪情入书,心手合一,形神不二,他的书法,“若擒虎豹,有强梁拿攫之形;如执蛟龙,见蠼屈盘旋之势”。而又不躁不乱,劲力内含,干净儒雅。充满阳刚之气,又有儒将之风。线条疾驶徐行,盘马弯弓,逆入倒出,取势加功,如从山顶顺坡而下,百步九折,冲击岩石激起层层浪花的涧中清流。

张鲜明

(河南日报文体新闻部主任,河南省诗歌学会副会长、河南省散文学会副会长)

看着这些字,总感到那些遥远年代的文人墨客被侯和平那支笔唤醒,从渺然如烟的时空走来,在宣纸的茫茫原野上漫游、吟哦,烂漫得像一群孩子。有人说,侯和平的行书,怎么看着像枝枝杈杈的树枝呢?当你想到,天真烂漫的灵魂像孩子那样舞动树枝的样子,你就看懂了;当你想到,一群洒脱不羁的生灵在广阔无垠的田野自由游荡的情景,你就明白了。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