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中国美术家协会四个艺委会在京同时换届 ◇ 漫威之父斯坦·李辞世,创作过蜘蛛侠、绿巨人等漫画角色 ◇ 中国音乐家协会:致广大会员朋友的一封信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美术资讯 > 美术资讯头条 >正文

日直播销售额超3000万元 中国玉器之乡的直播江湖

来源:澎湃新闻  |  2019-01-19 16:36:15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文/人民摄影报社

原标题:玉不“播”,不成器:中国玉器之乡的直播江湖



“中国玉器之乡”的牌坊似乎在宣告这个南方小城市独特的地位,而在牌坊旁边,就是一大片新建起的玉器直播城。

四会,广东的一座县级市,全国闻名的玉器之都。由四会出产的翡翠挂件占全国的80%以上。玉器的加工历史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据不完全统计,四会如今有玉器加工厂4000 多家,门店近万家,从业人员15 万多人,有天光墟、万兴隆、玉器大市场等多个大规模的玉器交易场所。

近两年来,除了实体销售、微商销售之外,又兴起了网络直播带动销售的方式。直播平台既覆盖了京东、天猫等主流平台,也涵盖YY语音、快手、抖音甚至以相亲网站著称的珍爱网等平台。直播从业人员超5万人,日直播销售额超3000 万元。主播类型也各种各样,有隶属直播公司,有个人工作室,也有坐播、走播等小团体,俨然形成一个人、财、货、技术积聚又扩散的直播江湖。



小小的直播间里繁忙有序,一边是老板给货物分类标价,一边是女主播在平台上卖力推销。

玉器的主播不需要出镜,其销售也不是靠主播的颜值,而是他的知识、经验、口才或者是货物的品牌,所以主播没有年龄性别样貌的限制。做主播,甚至不需要有货源,人气高的主播自然会有货主送货上门。主播通过收取货主或者粉丝佣金的方式来盈利。四会最大的玉器交易市场当数天光墟,24小时不打烊。市场有2000多个摊位,按照早中晚3个时间段,每个摊位被分租到不同业主手上。天光墟内不分日夜,始终亮着一盏盏小灯。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专业的买家,也有前来参观的游客,还有一个个独行侠般的走播。走播,是直播行业中门槛最低的一种,无须自己的直播间,无须自己的货物,只要一部手机,一个直播的账号,就可以了。他们举着手机,穿梭在销售区中,根据粉丝们的要求挑选货物,和货主们讨价还价,直接就在货物柜台前直播。

山东姑娘鹤鹤起初是一名走播,积累了一定的粉丝后,她在直播城二楼开了直播间。直播做得顺风顺水,她又招聘了两位主播,还带来亲戚和同事,开始团队作战。鹤鹤的粉丝数量虽不多,但是黏性很好。“一手托货主,一手托粉丝,要公平公正,不偏不倚,不能为了货主的利益而同粉丝们出高价,也不能为了粉丝的利益而克扣货主的利润。”鹤鹤说。



20岁的甜甜,坐在二楼新开不久的直播间与粉丝互动,后面是天光墟的传统摊位。甜甜做主播才几天,一直很努力,每天从中午直播到晚上。

直播的最繁忙时段是晚上8时到深夜。在这个时间段里,天光墟里也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销售柜台的外圈,开始聚集些人群,有人告诉我们,那是坐播。比起走播,坐播有固定摊位。一些没有固定摊位的货主,只能带着自己的货物,挑选坐播帮自己卖货。在一些人气比较旺的坐播面前,往往会聚集着好几位货主。“有没有佛公?”主播替粉丝发问,几位货主纷纷把货品递向主播,希望可以被选中。

成交的货主如释重负,没有成交的则是复杂和失望。如果主播长时间不推自己的货,货主就会愤然离去,重新寻找主播。有些风格激烈的主播,在砍价过程中,甚至会站到凳子上,用手指着货主,以一种压迫的姿态替粉丝讲价。

如今,天光墟已开通电商直播间350 多个。不论是走播、坐播,或者是有独立直播间的大主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和败,也都有自己的苦与乐。有人失败离开,有人乘兴而来,去去来来,直播江湖一直都在。


在天光墟附近的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与直播相关的业务和信息。代开直播平台,几乎将这个行业的门槛降到最低。
 

趁着直播空隙,两位女主播在天光墟大大的直播标识牌前休息聊天。
 

走播,似独行侠一般,在整个市场中游荡。看到合适的货品,就会坐下来在直播中介绍一番。


天光墟24小时不打烊。夜晚的黄金时段,是它最繁忙的时光。

天光墟24小时不打烊。夜晚的黄金时段,是它最繁忙的时光。


玉器直播正在进行中,四五位货主神情各异,将手中的货品递向主播,希望得到他的推介。


55岁的王永平老师傅,凭着20多年的销售经验和专业的玉器知识,俘获了年轻粉丝的支持。


玉器直播是不需要主播出镜的,主播的责任,就是将玉器全方位的细节介绍给粉丝。


夜深了,货主和主播还在不知疲倦的通过直播销售货品。

夜深了,货主和主播还在不知疲倦的通过直播销售货品。


一个年轻的姑娘,机械单调地颂出货品的品种和价格。在直播间的强光照耀下,显得有些孤独。


号称“砍价王”的坐播团队,虽然每人只有一个小小的摊位,但是他们和货主交起手来丝毫不示弱。


来自河南的裴世博小朋友,和妈妈一起做直播,正像模像样地给粉丝展示玉器的成色。


图文|广州日报  骆昌威   推荐|广州日报  余   靖

被屏幕改变的一切

文|余靖


近日,一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直播技术让偏远地区的孩子能共享大城市重点学校的教学,学生考上重点大学的比例大增。被屏幕改变的,不仅仅是教育,还有生活、工作……

骆昌威的家乡就在肇庆四会——全国最大的翡翠产品加工销售基地。这个小城以另一种形式引领了市场的潮流,他前年春节回乡时才有所耳闻。

几个月内,骆昌威去了玉器市场多次,一方面是了解这个新型的业态,一方面是寻找拍摄的切入点。出乎他意料的是,直播卖玉,很多情况主播并不需要有货,也没有仓库之类的,就靠一张嘴,画面比较少和单调。在了解到直播分工作室直播、走播(在卖场边走边直播)、坐播(在卖场的角落里直播)等形式后,骆昌威试图采取不同的拍摄手段去表现。为了让读者能全面立体的了解玉器直播,他没有采取跟一个人做人物故事的形式,而是宏观地拍了各种场景、多个人物。

比如有独立工作室的,就用俯拍、倒影等手段;走播的背景往往比较杂乱,就通过光线,寻找高位慢门突出人群中的主播;坐播的主播特别有爆发力,和现场货主的肢体互动丰富,情绪上比较饱满,所以重点是抓表情动作。

科技发展让多少产品和终端减少了中间商“倒爷”的盘剥,时间和空间得到无限的延展。屏幕共享知识,直播开展营销,科技改变命运,没有人能阻挡有心进取的人。

编辑:王诗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