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中国美术家协会四个艺委会在京同时换届 ◇ 漫威之父斯坦·李辞世,创作过蜘蛛侠、绿巨人等漫画角色 ◇ 中国音乐家协会:致广大会员朋友的一封信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艺家之言 >正文

靳尚谊:学艺术很残酷 观念艺术不是油画的方向

来源:澎湃新闻  |  2018-12-21 17:40:33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记者 黄松


“师坛锦瑟——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优秀作品邀请展”即将在上海中华艺术宫落下帷幕,其中的“中国美术教育大家谈”邀请靳尚谊、詹建俊、全山石、邵大箴、陈家泠先生等共同探讨当下的美术教育。“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在此期间专访了84岁的知名画家、艺术教育家靳尚谊先生,作为新中国美术教育的奠基、践行者,中央美院老院长,他对当下的艺术教育和学生提出建言,他尤其认为,“学艺术是很残酷的,当代艺术、观念艺术是另外一个品种,跟油画没什么关系。现在有一些人就把这个作为油画发展的方向,为了创新,于是搞装置。当代的观念艺术对学生影响很大,但是创新和个性的概念是有差别,但差别是平等的,不同风格也是平等的,我们要研究的是作品的好坏问题,而不是差别问题。艺术家应该老老实实做做学问,不要急于求成。”


澎湃新闻:随着时代的变化,艺术院校的教育形式也有改变,当代艺术也对学院教育产生很大的影响,那您觉得这种变化折射出怎么样的社会现象?您对现在学院中观念艺术的发展怎么看? 

靳尚谊:艺术教育已经随着改革开放发生了很大变化。我所经历的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的这一段时间,正面临中国艺术教育由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转化,在教学结构、教学内容上都有变化。每个学生想表达的东西放开了,可以根据他个人的认识来选择表达的内容并形成他自己的风格。


1953年,中央美院三周年校庆

1953年,中央美院三周年校庆


1950年代中后期中央美院成立了画室,有一、二、三画室,一画室是留学比利时的吴作人领衔,二画室是留苏的罗工柳领衔,三画室是具有民族风格的董希文画室。这些画室风格不同,但都很好。那时候学生选画室完全自愿。最后一画室没人选了,选得最多的是二画室,就是苏派的。因为那个画室有印象派的色彩,画外光、能画多人物的主题创作。当时正需要历史画,而中国早年又不善画多人物的创作。第一代留法的人没有解决很多问题,第一代去学的时候,不可能把西方的全部油画技巧学到手。后来1950年代有人留学苏联,还有了马训班,把油画的三门课,素描、油画写生、创作完整地学到了。但是才刚刚起步,好的作品也还比较粗糙。


1957年油训班(马训班)的同学和老师

1957年油训班(马训班)的同学和老师


我本科的时候跟留法的学生学习,后来苏联专家来后,在素描教学中提出了结构的问题,素描中的结构问题对于当时的学生都是新的问题,我在油训班毕业后在教学之余用了五年时间才得以解决。

改革开放以后,在文艺界由于政策的宽松,美术发展进程很快,在绘画和雕塑领域写实艺术的传统还没有完全掌握,就跳过了现代主义,向后现代转化进入了当代,21世纪初在中国兴起的当代艺术,我认为应该叫观念艺术,对中国影响很大,发展很快。近五年,它在学校里的影响最大,因此就出现了所有专业都搞装置的现象,专业之间的界限模糊了。


1990年代,靳尚谊在北京68号画室

1990年代,靳尚谊在北京68号画室


澎湃新闻:是什么原因造成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跟西方发展走了不同路径?

靳尚谊:西方由文艺复兴开始产生古典形态的宗教绘画,17世纪出现了肖像画,19世纪末产生印象主义、现代主义,20世纪中西欧和美国开始向当代艺术转化。

而中国在现实主义有了初步发展之后,直接向观念艺术过渡,其原因是“文革”压抑的情绪的爆发。所以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美术界的一些争端有待商榷,包括80年代对契斯恰科夫素描教学的批判。


1980年,靳尚谊在在东北师大艺术系

1980年,靳尚谊在在东北师大艺术系


澎湃新闻:您觉得在艺术教育与创作中什么是重要的?现在又存在哪些问题?

靳尚谊:加强专业基础教育,深入社会生活提高文化修养,多看好的艺术作品等都是很重要的。改革开放以后我出国看了很多好的作品。所有大博物馆我都看了,我看艺术作品,一个是要辨别所有作品的优劣,我经常看,不使我的眼睛衰退。我们现在比以前的情况好了一些,就是外国来的展览多了。只有多看好的作品,自己的眼睛保持一定高度,作品才不会衰退。

西方的油画艺术是一个写实的画种,由真实里提炼出来的。比如造型的美,因为真实、要表现体积空间就形成一种厚重、层次丰富的美,这就是抽象美。油画中的颜色是条件色。它是光照下的色彩,因此出现了色调,色调的美,也就是和谐的美。其实学油画最重要要懂得这个美,这种美是写生里来的,素描教学、油画教学的重要性就在于此。西方在这方面的教学非常严格,透视、解剖都要学。我们改革开放以后觉得这些都没用了,对透视也不重视。现在好多大的画透视都有问题,他们都不知道透视和现代主义的形式感、结构都有关系,对于研究现代主义是有好处的。


靳尚谊 塔吉克新娘 60cm×50cm 布面油彩 1984 中国美术馆藏

靳尚谊 塔吉克新娘 60cm×50cm 布面油彩 1984 中国美术馆藏


澎湃新闻:您在担任了中央美院院长期间,正面临中国艺术教育由传统教育向现代教育转化,您在当时建立了设计专业和建筑专业,为什么当时会想到进行这样的尝试?

靳尚谊:1979年,我到德国考察,发现现代社会设计在美术院校中是非常重要的专业。中央美院是1995年建的设计和建筑专业,后来又建立了数码媒体专业,也是中国最早建的。现在数码媒体非常流行。所以这一切都和社会需求有密切的关系。


“师坛锦瑟——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优秀作品邀请展”展览现场

“师坛锦瑟——全国高等美术院校教师优秀作品邀请展”展览现场


澎湃新闻:您之前提到的观念艺术,对您自己的创作有没有影响?对现在的学生有没有影响?

靳尚谊:对我没有影响,但对现在的学生影响很大。他们认为油画方面没法创新了,搞观念是创新。但是创新、个性是一种差别,差别是平等的,风格也是平等的,我们要研究的是作品的好坏问题,而不是差别问题。学艺术应该老老实实做做学问,不要急着出风头。

学艺术是很残酷,中国现在处在一个转型过程中,经济上要调整,文化上也要调整。我认为当代艺术、观念艺术是另外一个品种,跟油画没什么关系。现在有一些人就把这个作为油画发展的方向,欧洲的油画,由古典一直到现代主义的抽象形式都出现了,形式没有新的可能了,怎么办?为了“创新”,于是搞装置,这就是现在的学生的思路,但未来如何,不得而知。


1956年,靳尚谊在黄河三峡写生

1956年,靳尚谊在黄河三峡写生


澎湃新闻: 你过去的《塔吉克新娘》等作品都带着很多古典油画的痕迹,最近作品(如《穿蓝裙子的女士》,2017)呈现平面化的趋势,您个人的艺术近年来经历了怎样的探索?

靳尚谊:我近些年画的多是线和平面的东西很多。西方一位理论家格林伯格认为,现代主义就是平面化,也就是以前的绘画是真实的,现代主义艺术不真实了,具有装饰效果好看,再变形一点,加上体现每个人的风格和他个人的情绪,就形成不同的样式,不同的情调,那就有意思了。

我的画也是这样。我的风格不是一种强烈的风格,是一种清爽淡雅的风格,素描、油画内容的时候就是这一类的,这是由我的性格决定的。肖像画里平面风格有三个人,克林姆特、席勒和莫迪里阿尼,我对他们的画都很喜欢也有些研究。但是学他们最终还是不可能像他们,还是我自己的。我在绘画的时候,可以使画面的反差减弱,但是层次不减少,颜色还是条件色,很和谐,也有调子。因此就形成我现在的绘画,也是我个人油画往前发展和心情变化的结果。


靳尚谊《穿蓝裙子的女士》,布面油画 ,75cm×56cm,2017年

靳尚谊《穿蓝裙子的女士》,布面油画 ,75cm×56cm,2017年


澎湃新闻:今年习主席给包括您在内的八位央美老教授回信,其中美育,包括提到了学院教育的一些问题,您是如何看待美育的?

靳尚谊:美育最重要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基础性的,比如中小学的音乐美术,从小培养的美育课程;一个是艺术院校包括绘画、音乐、戏剧等,有好的作品让群众看,提高他们的审美水平。这都是美育中最重要的。


2002年,靳尚谊在延安写生

2002年,靳尚谊在延安写生

注:杨佳怡对本文亦有贡献,文中老照片皆为靳尚谊本人向澎湃新闻提供

编辑:王诗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