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2018年度中国国家画院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 全国第八届篆刻艺术展征稿启事 ◇ 关于撤销中国音协锯琴学会的通知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艺家之言 >正文

读懂大师丨澄怀观道以卧游——宗炳

来源:大河艺术网  |  2018-03-15 23:00:41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庐山

编著:谢先莹


南朝宋时期,画家南阳人宗炳,写了《画山水序》,为中国早期山水画论的开山之作。他提出“畅神”说,指出观自然山水,引无限遐思,重在精神体验。表明中国山水画的审美进入一个自觉的时期。


隐居高士


宗炳,字少文,南北朝时南阳涅阳人,是中国绘画史上最早以画山水著称的画家之一。精于书画,善琴瑟,好山水,思想兼受儒、道影响,其家风崇尚隐逸,对于佛理深有研究。宗炳平生喜山水,好远游,每到之处,常常流连忘返。归来之时,也必将自己所游历山川景色“图之于室”,自称:“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宗炳的山水画早已不存在,流传至今的是其绘画理论著作《画山水序》。


宗炳一生行遍汉水以南的名山大川,常常居住在衡山、庐山的草屋,即便这样也流连忘返,栖谷饮溪,三十余年。宗炳晚年得了许多常见的病症,时常发作,迫不得已只得返回江陵三湖家中。看着远处的山山水水,常常唏嘘不已,唉声叹气,只叹自己在年轻时为什么不能多走多看些地方呢?想着自己以前走过的地方,往事一幕幕浮上心头。想着想着便动起笔来,屋内的墙壁上到处是他作的画。宗炳坐在躺椅上,看着自己面前心目中的名山大川,神游其间且弹琴自娱。他的山水画并不追求外在的形似,而是将自己的感情和精神借画山水表现出来,使两者融为一体,达到永恒不灭,心灵和思绪都能得到极端平静与安宁,从而体悟到了老子所谓的“道”。他画了多幅传世名画,《瑞应图》是其中之一。图中古代珍奇异物近二百种,包罗万象,有獬豸、狻猊、神凤,还有金縢,玉英、玄奎、丹草,等等,见到此图的人无不惊叹,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中评说:“宗炳《瑞应图》,千古卓绝。”

宗炳弹琴技艺可谓当时首屈一指,古曲《金石弄》在桓氏死后只有宗炳一个人会弹此曲。刘裕要想听此曲,还得专门派遣宫廷乐师前去学习。宗炳的琴艺出神入化,不是他的技术多么高超,而是琴音与精神的完美融合,境界之高无人能及。


《画山水序》

宗炳的《画山水序》是其所处时期的重要画论著作。《画山水序》为宗炳晚年所作,成于430年前后。该著作篇幅不长,但在我国绘画理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对山水画理有较深的论述。


宗炳的《画山水序》从本体论的美学高度提出了三个主要论点:

一是山水景物本身具有自然之美,是客观的存在。

二是人类是万物之灵长,是发现、欣赏、体验山水客观自然之美的主体,有了人从审美的高度对自然山水的欣赏和体验,自然山水之美才具有其存在的价值。

三是强调山水画的创作和欣赏,并不是为了单纯去描画山水自然之美,更重要地是为了人类的精神愉快和审美享受。


此外,宗炳于其中还提出了“心形写形,以色写色”,同时提出“应目会心”,须“万趣融其神思”,且需“不违天励之丛”,而后“披图幽对”,从而实现“畅神”。文中结合古代圣贤爱山水的“仁智之乐”和山水是“道”的体现,总言山水之美,继而表明自己创作山水画的缘由,接着阐明了山水画之能成立及其意义;论证了用透视法以“存形”的原理,及更进一层的“栖形感类,理入影迹”,最后以“畅神”言山水画的功能、价值,表明其所具有的精神解脱意义。这是将山水画看作能开拓人的精神世界的艺术。


《画山水序》在我国的画论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是于谢赫画论之前,顾恺之绘画理论之后的重要画论著作。宗炳第一次将形神论,从人物画引入山水画理论,不仅对宋代山水画论产生影响,而且使形神论在造型艺术领域具有普遍意义。


《画山水序》一反儒家的政教观,从佛学角度以“澄怀味象”“神超理得”“闲居理气”言山水画欣赏及其心态,是一种超功利的审美愉悦,幽闲平和的虚静情怀。同时,它阐明了欣赏山水画的虚静情怀和畅神功能,发展了传统的美学理论。宗炳以佛学眼光提出“山水质有而趣灵”“山水以形媚道”的观点,且由于“圣人以神法道”,山水既为“道”之表现,亦必是“神”的表现,因而“以形写形”还要得其“神”。这是对顾恺之“以形写神”论的延续与发展。


从绘画的角度而言,《画山水序》道出了画家应该注重观察,“应目会心”,使山水画创作形成丘壑内营的规律,并科学地阐明了透视学原理。宗炳曾过着“栖丘饮谷,三十余年”的生活,所以对山水及进而作画有深刻体会,“余眷恋庐、衡,契阔荆、巫”,即饱看山水的过程,“身所盘桓,目听绸缪,以形写形,以色貌色”,这是于饱游饮看之后,就着对象作画,但是“画象布色,构兹云岭”是有疾还江陵之后,并非坐对山水写生。序中所云“以应目会心为理”,又道出了目击心存、储藏表象的原理,在达到“目亦同应,心亦俱会”的境界后,“虽复虚求幽岩,何以加焉?”终非亲临,亦能得极美形象。“应目会心”的原理,重在观察、记忆,而非对面写实,与西方绘画原理截然不同。后来的山水画家,均遵循“丘壑内营”的规律,其理论起于宗炳所提论点。如何将巨大的山水缩入较小的画幅?针对这一问题宗炳又提出了山水画空间处理的办法和原则。在实践中,他懂得“去之稍阔,则其见弥小”,故“张绢素以远映”,“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中国山水画固然非焦点透视,但无论是长卷、大幅、小景,皆可“咫尺万里”,这与早期山水画的发展中宗炳们的贡献不无关系。


《画山水序》作为我国山水画论的开端,对后来的画论产生了重要影响,并具有普遍的美学意义。跨越古今,体现了博大深远的艺术视野。宗炳于绘画理论上的建树,为后来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莲社十八高贤


宗炳信仰佛教,是中国佛学思想史上一位大名鼎鼎的人物。艺术家兼美学家宗炳废寝忘食苦研佛禅文化,诚挚地汲取外来文化的营养。


东晋末年,高僧慧远在庐山潜研佛学,年27岁的宗炳得知后,不远千里从江陵至庐山,跟随慧远学习佛法。慧远专门为宗炳和雷次宗讲授了儒家经典《孝服经》。390年慧远在庐山东林寺创立“净土宗”,净土宗开始是从北魏昙鸾,后经过唐代善导法师(613——681年)把其发扬光大。慧远创立“净土宗”后,召集了一批中外高僧前来讲学,其中有慧永、慧持、佛陀跋陀三藏,并邀请高人隐士宗炳、刘逸民等其余僧俗来参加这一盛会。为了更好地宣传“净土宗”的教义,由包括慧远、宗炳在内的123人创立“白莲社”,“提倡专修该往生净土的念佛法门”,又称莲宗,宗炳名列“莲社十八高贤”之一,现在庐山东林寺“莲社高贤堂”,还建有纪念他的塑像。


禅宗论辩


宗炳学问贯通诸家,精于言理,是有名儒学、禅宗大家,他是庐山东林寺创立“净土宗”的慧远法师的得意弟子,在玄学界是响当当的人物。


刘宋元嘉二十年彭城寺高僧慧琳写了《白黑论》,书中认为:儒家思想、佛学佛理以及道家理论,都有其优点和缺点,所谓“各有所长,取长补短”,三者之间应该可以并行,而不该互相对立,并且还对佛教有些理论提出异议。据记载,此书一出,立马得到了宋文帝刘义隆的赏识,邀请他进宫与他共谈国家大事,一时之间突然变成朝廷的要臣,权利极大,被尊称为“黑衣宰相”。天文学家衡阳太守何承天将慧琳著作《白黑论》寄给宗炳,想让宗炳看看,顺便表达了自己的一些观点。宗炳当时也已写了一本佛学著作《明佛论》,已经完成,正在整理当中。宗炳就两篇文章,与何承天讨论了一些自己的观点,即“神不灭论”。后来何承天写了回信,就《明佛论》中的观点予以了批评,并写《性达论》驳斥轮回之说。宗炳始终坚持自己的意见,写了《答何衡阳书》和《又答何衡阳书》两篇佛学文章来反驳何承天的理论,双方辩论很是激烈。文帝刘义隆对宗炳的矢志不改表示尊重,看了他文章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最终宗炳在这场辩论中大获全胜。


宗炳时常接济穷人,自己却过着艰苦的生活,一概不收朝廷和官员馈赠给他的财物,带领家人勤劳耕作,以备衣食之资。宋文帝元嘉二十年(443年),宗炳卒于江陵。


南宋佚名《白莲社图卷》(局部)  手卷  纸本水墨

附:宗炳《画山水序》原文


圣人含道暎物,贤者澄怀味像。至于山水,质有而灵趣,是以轩辕、尧、孔、广成、大隗、许由、孤竹之流,必有崆峒、具茨、藐姑、箕、首、大蒙之游焉。又称仁智之乐焉。夫圣人以神法道,而贤者通;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不亦几乎?

余眷恋庐、衡,契阔荆、巫,不知老之将至。愧不能凝气怡身,伤砧石门之流,于是画象布色,构兹云岭。

夫理绝于中古之上者,可意求于千载之下。旨微于言象之外者,可心取于书策之内。况乎身所盘桓,目所绸缭。以形写形,以色貌色也。

且夫昆仑山之大,瞳子之小,迫目以寸,则其形莫睹,迥以数里,则可围于寸眸。诚由去之稍阔,则其见弥小。今张绢素以远暎,则昆、阆之形,可围于方寸之内。竖划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迥。是以观画图者,徒患类之不巧,不以制小而累其似,此自然之势。如是,则嵩、华之秀,玄牝之灵,皆可得之于一图矣。

夫以应目会心为理者,类之成巧,则目亦同应,心亦俱会。应会感神,神超理得。虽复虚求幽岩。城能妙写,亦城尽矣。

于是闲居理气,拂觞鸣琴,披图幽对,坐究四荒,不违天励之藂,独应无人之野。峰岫峣嶷,云林森眇。

圣贤暎于绝代,万趣融其神思。余复何为哉,畅神而已。神之所畅,熟有先焉。

编辑:王诗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