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2018年度中国国家画院面向社会公开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 全国第八届篆刻艺术展征稿启事 ◇ 关于撤销中国音协锯琴学会的通知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艺家之言 >正文

读懂大师丨云林生涯淡泊意——倪瓒

来源:大河艺术网  |  2018-03-13 13:30:02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元 · 倪瓒《墨竹图》 手卷 纸本水墨


编著:谢先莹


倪瓒擅画山水、墨竹,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为富家子弟,有洁癖,好品茗。传其散尽家财,泛舟太湖,向往“照夜风灯人独宿,打窗江雨鹤相依”的理想生活。


倪迂云林子


倪瓒,字元镇,号云林子、云林散子。从小生活在富足的家庭中,长兄死后,家境逐渐败落,又恰逢社会动荡不安,于是散尽家财,浪迹太湖一带。倪瓒世居无锡,祖父是富甲一方的大地主,赀雄乡里。元镇自幼失怙,与其兄倪瑛在异母嫡兄倪昭奎的照料下长大。由于嫡兄在道教中地位显著,能干且名声颇高,使得家境十分殷实,倪昭奎又请来同乡“真人”王仁辅为倪瓒的家庭教师。安逸舒适的生活使得他清高孤傲,虽不愿从事政治和管理家产,却未染上纨绔子弟习气,自称“懒瓒”的他并不放松自己的学识修养。倪瓒每天在“清閟阁”上都要临摹诗画和书法,尤其是对历朝书法名画更是日日研摹。但他并不局限于书本上的东西,在外出游览时见到有趣的景物也要随手画下来,这种精细观察自然现象、认真写生的态度为其日后在绘画上的创新提供了基础。除此之外,他对佛道书籍也有参悟,闲适自在的隐逸生活一直是他的理想,故而一生未仕。


元 · 倪瓒《幽涧寒松图》 立轴 纸本水墨

倪家香厕


倪瓒做事情总是跟常人不一样。像“嵇康不浴”、王猛“扪虱而谈”这种不讲卫生的行为向来不受他的喜爱。相反他非常爱干净,甚至已经达到了疯魔的程度。比如,他的衣服与帽子上不能有一丝灰尘,必须每天拂拭数十次;文房四宝要雇佣专门的人来擦洗,甚至他庭院前面栽的梧桐树因为让人清洗得太勤快而死掉了。最令人称奇的是他家的厕所,非常不同寻常,被人称作“香厕”,就是在厕所的下面用香木搭好格子,下面填土,中间塞满鹅毛,“凡便下,则鹅毛起覆之,不闻有秽气也。”

还有一次,在诗人杨维桢的宴席上,酒酣的客人用女伎的鞋子盛酒传饮,惹得倪瓒大怒翻案而去。这种太爱干净的习惯使他或多或少地得罪了一些人,那些不满他的人造谣他死于不洁。有人说他临终前患痢疾,拉的满床都是污秽之物,使人无法近身;也有人说是被明太祖朱元璋下令扔进粪坑淹死的。


前桶后桶


据传有一次,倪瓒与友人外出谈论诗文,为了泡出好茶招待朋友,他命仆人去七宝泉打来泉水泡茶。水打回来之后,倪瓒特意交代仆人:“提在前面那桶水,拿来泡茶;提在后面那桶水,拿去洗脚。”他的朋友们感到不解,便纷纷追问其缘由。倪瓒说:“前桶的水,一定干净,所以用来泡茶,后桶的水,恐怕已经被仆人的屁所污染了,所以只好拿去洗脚啦!”

然而有时仆人对倪瓒的怪癖十分不满,于是故意在路上往前桶里吐口水。水挑回来之后,倪瓒舀起来一闻,便说:“这泉水怎么这么臭。”于是让仆人把水倒掉,仆人非常惊讶,便再也不敢这样做了。


三里扔痰叶


有一次,倪瓒的一位朋友留宿在他家里。但是他非常害怕朋友会不干净,晚上就偷偷起来观察好几次。突然他的朋友咳嗽了一声,把他吓得整夜睡不着觉。第二天,天刚亮,他就吩咐仆人去寻找痰的痕迹,但仆人们找遍了所有地方也没找到那口痰,又害怕倪瓒生气骂人,只好找了一片稍微有点脏的落叶呈现给他看。他斜睨一眼,捂住口鼻,便让人把这片树叶送到三里外丢掉了。


赵买儿洗澡


倪云林因洁癖甚重,对待性的态度也比较谨慎。文人爱干净通常在精神上可理解为洁身自好,然而表现在生理上就显得有点神经质了。虽然云林少近女色,但在遇到绰约多姿、才高咏絮的艺妓赵买儿之后,便不觉心旌摇荡,也想与佳人共度良宵。把赵买儿带回府之后,倪又怕她不清洁,在其数次沐浴后仍觉得不是很干净,于是让她继续洗,就这样洗来洗去才发觉天已亮了,如斯良辰美景,美人却在倪府洗了一晚上的澡。没有办法,倪云林便将赵买儿完璧归赵地送出府去。这件事被传出去之后,被众人笑了许久。



元 · 倪瓒《容膝斋图》 (局部)

终身不进清閟阁


倪瓒有个心爱的书斋名叫“清閟阁”,有“幽迥绝尘”之意。他喜欢在里面钻研古籍、名画书法及花卉,旁人不让进,怕足迹玷污了它。有一次倪瓒请求名医葛老翁为其母治病,葛老要求上清閟阁看看,身为孝子的倪瓒无奈,但也只得同意。但是葛老在清閟阁上把倪收集的古籍乱翻一气,且随处吐痰。就这样,清閟阁成了倪瓒心中的一道风景,却再也没有进去过。


不为王门画师


倪瓒一生孤高寂寥,躲避世俗。农民起义军首领“吴王”张士诚曾经几次邀请他出仕都遭到了倪瓒的拒绝。后张士诚的弟弟张士信拿了画绢聘以重金请他作画,倪瓒十分生气,斥责道:“倪瓒不能为王门画师!”,把张士信拿来的绢帛撕掉,金银退掉。他的举动却遭到了张士信的报复。一日,倪瓒携童子泛舟太湖作画,与张士信一批人撞上,张士信命部下将倪瓒绑起来,又重重捶打一顿几至于死,然而倪瓒却始终一言不发,既不求饶也不喊痛,直到被人救下才免于一死。后有人问他为什么不说话,他回答说:“开口便俗。”并作了一首诗来表明自己的志向:“白眼视俗物,清言屈时英。富贵乌足道,所思垂令名。”但这次报复并未使张士诚真正解气,于是借故将倪瓒囚入狱中,狱卒送饭的时候,倪瓒让其把碗举到眉毛处,狱卒不解,问何故,他说:“怕你的唾沫喷到饭里。”狱卒听后极为恼怒,便把他锁到尿桶旁,后在别人的求情下才得以释放。


金宣伯面目可憎


有一次,倪瓒寄住在好友邹先生家,邹先生的女婿金宣伯听说这件事后,便十分欢喜的前来拜访他。倪瓒一听说他是个读书人,便十分欣喜地跑出来迎接。然而在见到金宣伯本人之后便觉其人无论是相貌还是举止都十分粗鲁,就把他骂走了,使得金宣伯也没有见到岳父邹先生。邹先生知道后有些不悦,便问友人为什么这么做。倪瓒说:“金宣伯面目可憎,言语无味,我把他骂走了!”


不知风味


倪瓒非常喜欢饮茶并研究发明了一道“清泉白石茶”。一天,有个名叫赵行恕的名士听闻之后,就特地前来拜饮。倪瓒非常高兴,遂拿出此茶来招待他,但赵行恕品过后,并不觉得此茶十分怡人。倪于是生气地说道:“吾以子为王孙,故出此品,乃略不知风味,真俗物也。”便和他绝交了。


秋月春阳


倪瓒尤喜周人之急,是一个高逸厚德之人。他的老师王仁辅没有子嗣,便为他奉养天年,自己年迈的朋友没有收入,就将自己的钱财赠与他。虽然“好吝之名,闻于四方”,但这种直接却不考虑别人感受的做法也常使他陷入尴尬的境地。在一次宴会上,倪云林将百石米赠与友人陈柏,惹得陈柏非常生气,于是当众将陈这些米散发给在场诸位,并扬言从此与他绝交。



元 · 倪瓒《容膝斋图》 立轴 纸本水墨

如出鬼门关


元泰定五年(1328年),长兄倪昭奎的突然病逝使倪家丧失原先享有的特权,又因倪瓒在持家生财方面的无能,家里的经济状况日渐窘迫。母亲绍氏和老师王仁辅也先后离世,他感到十分悲痛。怀着这种难过的情绪,他开始自作述怀诗表达他当时的困境。官府的催租和趁机敲诈以及自家的收租之难,使得倪瓒的情况更加捉襟见肘,于是倪瓒开始变卖家财田产。后又逢社会动荡,农民起义高涨,为了躲避时局他疏散家产,于1352年初,驾着一艘小船携家开始了漂泊。就这样,满载着书册卷轴还有茶具与画具的小船犹如米芾的书画船一般,开始了它在太湖的隐逸生活。

而这样隐逸的生活背后同样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凄苦。困窘的局面使他不得不在友人家逗留稍久,再游离太湖数日以避人耳目,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好多年。倪瓒在一首诗中描述了家人逃出无锡的情形:

寄居丘山不偷闲,尽室逃亡夜向阑。

县吏捉人空里巷,挈家如出鬼门关。


经过多年的游荡,后来在甫里亲戚陆玄素的家里安顿好妻子蒋圆明与老母严氏,才算稳定下来。在太湖上,倪瓒过着“扁舟箬笠,往来震泽、三泖间”的逃匿生活,这样长达二十年的流浪使他像“苦行头陀”一般,在沉浮不定的乱世中默默结束了其跌宕的一生。

编辑:王诗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