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河南首次拍卖省直机关工作人员上交有价证券、礼品 起拍价不足百元的浪琴表拍出1900元“高价” ◇ 首届宁夏彭阳“多彩梯田”全国摄影大展 征稿启事 ◇ 再无下回分解!一代评书大师单田芳病逝 享年84岁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艺家之言 >正文

读懂大师丨三朝老民真画师——金农

来源:大河艺术网  |  2018-03-11 12:57:43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金农隶书手迹

编著:谢先莹


清中期,伴随着商品经济发展,富庶的扬州聚集了一批代表新兴市民的审美风尚的画家,金农便是其一,他是扬州画派的代表性人物,其书画风格高古奇谲,学识渊博。


钱塘老布衣


清代书画家金农祖籍浙江钱塘,字寿门、司农、吉金,号冬心先生、昔耶居士、稽留山民、金二十六郎,他生活在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因此自封为“三朝老民”。他一生处于贫困当中,布衣终身,一生不得志,到了晚年更是凄惨,由弟子罗聘为他养老送终。金农精鉴赏,通词律,尤擅书画,他的书法风格独体,时称“漆书”。他喜画花鸟,以及鞍马、佛像、人物,山水亦能画,尤精工于画梅,是“扬州八怪”里文化修养最为全面的一位。

金农的长相阔脸方额,憨厚老实,虽然其貌不扬,却秀外慧中。因喜爱书法,历代的经文诗词、碑版古帖,他都有涉猎,常常不吝向高人名士请教。据史料记载,十七岁的他已经韵律,工诗词,并在当地名人盛集的诗会上表现格外出众,引人注目。二十岁时,他渡钱塘抵萧山,求教于从京师告老还乡的著名学者毛奇龄。91岁的毛老先生非常喜欢金农的才华,夸赞他的一首九言诗言道:“我已老朽,每况愈下,但读了郎君的大作,其感染力真让我老夫几欲癫狂。”

又一年,他去拜访长洲宿儒何焯。何焯是康熙四十一年的进士,字屺瞻,号义门,官至编修,曾经行走于南书房,教过太子读书。他不仅知识渊博写过很多著作,而且对历朝历代的碑帖也精于研究,具有很高的鉴赏力。他的书法可追溯晋唐,有顾恺之、王羲之等大家的风骨,与姜宸英、陈奕禧、汪士鋐并称为“四大家”。金农在此受教两年,经史诗文上大长见识外,也在字画碑帖领域颇有收获。

在不断追求上进,虔诚好学,勤于诗书期间,金农拜望名师,结交广泛。主盟东南词坛的大名家朱彝尊也与之交情甚好,当朱彝尊见到他一眼就认出他来,开着玩笑说:“这不是钱塘金二十六郎吗?因在周林高士家赋词一首——《木莲花》而闻名,我今虽已老掉牙,但这诗太好了,现在还能吟唱出来呢。”前辈先贤们对他好评不断,金农对前程信心十足。但是命运多舛的他并没有因此入仕及第,老师何焯因政治牵连又获罪入狱,金农自己也被一次疟疾折磨得几乎死去,而且父亲的去世也使得家境一落千丈。


宦途镜中花


金农才华横溢,禀赋甚高,仕途生涯却如镜中花,水中月。乾隆元年(1736年),金农50岁,机会终于垂青于他,这也是他人生中仅有的一次“知遇”,浙江归安县令裘思芹因喜爱他的诗书作品,邀请他教自己儿子读书。那时的时局正是朝廷为笼络汉族知识分子,因此颁布了“博学鸿司科”的诏令,要各地保荐人才。裘思芹力荐金农,但被金农婉言谢绝。当时雍正皇帝正好驾崩,此事也就没有下文。直到乾隆登基征召之事重新恢复,金农的名字仍在上面,再加上好友杭世骏、厉鄂的极力推荐,金农只好匆匆赴京。但是结果等了两个多月,无人过问此事,盘缠也已耗尽。他终于看清了“清廷皇恩浩荡”的虚假面孔,他心灰意冷之际发誓终身不再步入仕途,愤然离京,开始了布衣终老的生活。


清 · 金农 《书法册页之一》 绢本水墨


诗人反被画名累


金农迫于生计,抱着“鬻书而食”的信念来到当时繁华的扬州,也在杭州待过。在他漂泊数年的生活中,他先后在各种寺院的斋舍中度过。他的日常生活就是诵经写经和作画。在这期间由于受到禅宗思想的影响,在绘画上也深受启发,绘画题材也随之变化。由一开始的画竹和梅,后又画人物和山水,最后转向画佛。其实他本来也许想做一个诗人,但不料竟在扬州画坛上一时名声大噪。


柳絮飞来片片红


金农一生虽坎坷,也不乏有助人为乐之事。有一次,一位盐商邀请金农参加宴会,在宴会过程中玩了一个行酒令的游戏,规则要求每个人说一句古人的诗句,但必须带有“红”“飞”二字,否则罚酒。一些经常玩此游戏的人都陆续过了关,轮到一个年轻盐商时,因为慌张,怎么也想不出来合适的诗句。众人见他答不出,硬是要逼着他认输喝酒。他在情急之下竟然说出一句:“柳絮飞来片片红。”众人闻听哄堂大笑,你这简直荒唐至极,柳絮怎么能是红的呢?罚酒!这时金农却一言不发,看到大家见年轻的小盐商憨厚老实,总想着欺负与他,便想着是否应该帮他一下。于是金农此时缓缓地站了起来,把大家的目光吸引过来说道:“这位小兄弟真是难得,竟然连元代诗人的佳句都知道,不简单呀!”大家听了之后半信半疑,想让金农把全诗读出来给大家听听,金农微微一笑念道:

廿四桥边廿四风,凭栏犹记旧江东。

夕阳返照桃花渡,柳絮飞来片片红。


众人听了,疑团顿解,这才了事。那小盐商顿时一愣,见金农频频向他点头示意,这才恍然大悟。隔日,那小盐商奉上一千两银子作为答谢之礼。事实上这并非是元代诗人的诗句,实为金农为那位小盐商解围而急中生智,自己杜撰出来的一首诗。


不是没有德


在扬州流传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客店老板,此人缺德,常常蛮横欺世,不讲道理,所以百姓们都憎恶他,所以管他叫“没有德”。金农便想为民除害,整蛊他。听闻“没有德”六十大寿时想找画师给自己画像,金农顿时觉得这是一次天赐良机,于是赶忙在客店的斜对面支了个画摊,便询问画画的润格。金农看着他说道,那要看你画哪种层次的画像了,我这是按等论价的,富贵像为一等像,白银二十两;寻常像是二等像,白银十两;低贱像是三等像,铜钱十枚。骄横的“没有德”听罢,心想自己当然是富贵相了,就画一等的吧,可是又嫌银子要的太多。思来想去,就想出了个鬼主意,不管他画得像与不像,都说他画得不像,不给他钱。于是打定主意问金农,如果你要是画得不像,怎么办?“若是画得不像,听您发落便是。”“没有德”听了很是高兴,坐在金农面前让他给自己画像。不一会儿像就画好了。这画像不仅外形逼真,就连神态也丝毫不差,呼之欲出了。“没有德”一看,也觉得像极了。但他坚决不说像,说像得交二十两银子,“不像”还能有二十两银子挣,太划算了。于是硬是说,画得不像。金农听了,也不急着争辩,还认了罚,但唯一要求就是让“没有德”签上‘不是没有德’五个字。“没有德”哪知这里的蹊跷,心想签字又不花钱,于是就在画面上签下了这五个字,随后金农也爽快地交给了他二十两银子。

谁知到了又一天早上,“没有德”就听见自家门前的街上吵吵嚷嚷的,“没有德”赶快去观看,只见许多人都围着金农的画摊议论纷纷,“没有德”走过去一看,当即差点没晕过去,只见是自己的那幅画像被挂在了树上,定睛一看,画像上的自己带着枷锁,一副囚犯的样子,来来往往的人群见到此画无不捧腹大笑,直鼓掌叫好。“没有德”气得直跺脚,叫来仆人回家拿四十两银子把画像赎回来。仆人照着他的吩咐去做,结果回来说:“四十两不行,人家要五十两。”“没有德”一听说:“那就给他五十两。”仆人去而复返说:“那人收摊走了,不知去向。”“没有德”欲哭无泪又无可奈何拿着银子,在城里到处寻找金农。

最后,“没有德”在集市上找到了金农,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那张画像被放在最显眼的位置,引得许多人驻足观看,“没有德”一看此景,向金农要求买回自己的画像。可金农说什么也不卖。百般劝说下,金农才勉强说道:“一百两银子,要买就买,不买拉倒。”“没有德”苦着脸问:“怎么又涨了?”金农说:“不买吗?这次不买,下次还涨。”说着就要收摊。“没有德”只好交出一百两银子,把画买走了。众人看了齐鼓掌,都说金农做得好。


清 · 金农 《书法册页》 纸本水墨


组团游九州


金农还具有浪漫主义情怀,他一生喜欢结交各种各样的朋友,上至名门公卿、富豪巨贾,下至普通百姓都在他交往的范围之列。性格使然,他交友有其自己的癖好。与他不对缘法的人,不但不与你说半句话,还往往对其报之白眼,更别想向他求诗文字画的了。而对看的上眼的人,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贵,他都以礼真诚以待。在金农众多的朋友中,他与郑板桥的交情甚笃,两人常常喜欢一起“把酒言欢,弹琴作画”。郑板桥之所以和金农要好,除了有共同的兴趣爱好,个性脾气相投也是一个主要原因。与知己友人交往是金农人生中的乐事,他也酷爱旅游,足迹踏遍半个中国。他游历在外长达十五年之久,旅资除了依靠化缘和僧院友人资助外,他还靠挑选的一批能工巧匠自给自足,这些人每到一地,由金农指挥着去办各种各样的活动以筹集资金,当然这种方式在“八怪”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金农实属一个不修边幅的书画家,一个才华横溢的旷世奇人,具有无拘无束的野逸气质。金农晚年穷困潦倒,四壁皆空,到了无钱入殓的境地。尽管不能排除当时的社会原因,但也有属于自身的主观因素,这无疑是一个人生悲剧。

乾隆二十八年九月,金农病倒在寄宿的扬州佛舍里,享年77岁。

编辑:王诗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