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中国音乐家协会:致广大会员朋友的一封信 ◇ 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2018年招聘工作人员公告 ◇ 河南首次拍卖省直机关工作人员上交有价证券、礼品 起拍价不足百元的浪琴表拍出1900元“高价”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艺家之言 >正文

读懂大师丨大器晚成震东瀛——林散之

来源:大河艺术网  |  2018-03-08 22:04:31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现代 · 林散之《清平乐 · 会昌》  手卷  纸本水墨

编著:谢先莹

林散之晚年得名,属于大器晚成。清碑学兴起后,帖学日趋冷落,林散之却独辟蹊径,经长期勤奋的努力,在草书方面做出了自己独特的创造。1984年日本书道访华团拜访林散之,团长、日本书坛巨擘青山杉雨题写“草圣遗法在此翁”敬赠。


乌江“三痴生”


林散之,擅草书、诗、画,原名林霖,又名以霖,字散之,号三痴、左耳、江上老人等,江苏江浦县乌江镇江家坂村人(今属南京市浦口区)。1898年生于南京,卒于1989年,终年91岁,赵朴初先生誉林散之为诗、书、画“三绝”。他对现代中国书画艺术事业的贡献可谓“功莫大焉”。

林散之自幼开始作画,他的父亲林成璋是一位读书人,敦厚老实、无意于功名,对林散之有着潜移默化之影响。林散之幼年时就展露了绘画的天赋,3岁就能画画,在大一点时已能对物写生了。他上学也很早,入私塾读书时年仅6岁,到了13岁已读完了孔孟经典,擅长习作诗文,街坊邻居都知道其才名,常常邀他写春联。在学习诗文的同时也不辍写生作画,时常临摹《绣像三国演义》《绣像水浒传》等中人物。正如每个孩童的童年都不乏顽皮趣事一样,天资聪颖的林散之童年也时常闹出不少趣事。他曾自述云:

余8岁时,开始学艺,未有师承。16岁师从乡亲范培开先生学书。先生授以唐碑,并授安吴执笔悬腕之法,心好习之。

余学书,初从范先生,一变;继从张先生,一变;后从黄先生及远游,一变;古稀之后,又一变矣。


随着父亲去世,家庭生活日趋艰难,那年林散之14岁,他并没有因为艰难而萎靡不振,反而化悲痛为前进的动力,奋发图强,认真读书,还师从张青甫学习人物画。16岁时因疮疾返乡,继续学习诗文和书法,并得到范培开先生的指点。到17岁时,已经能以行书或楷书书写自订的诗集《方棠三痴生拙稿》,被其师评曰:“词旨清婉,用典浑切,凤鸣高冈,自非凡响。”林散之对艺术的迷恋可谓如痴如醉,经常因为沉迷于吟诗作画之中,而忘记本来要干的事。林散之的一生在艺术上取得了卓越的成就,在社会中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大器终晚成


“大器晚成”的林散之虽然出名晚,却在学习上卯足劲下足了功夫。数十年寒灯苦学,专心致志,不仅练就了深厚的书法功底,同时其绘画、作诗等各方面的成就滋养了这一艺术奇才。18岁的林散之一边教书,一边还师从张栗庵学诗及文辞,只要一有时间就到老师的书房去看书,里面的书基本上都被他翻过一遍了,可见其努力刻苦的程度。当然书法在老师的指点之下也有了很大的进步。林散之的书法有二王的影子,笔法精妙,清新淡雅,飘逸俊秀,后又学米芾、褚遂良的书风,融合了多家的优点,逐渐开始形成了自己的书法风格。他22岁那年,娶妻盛德粹甚是贤惠能干,且知书达理,能使其专心艺术创作。在林散之26岁那年,他开始着手编著《山水类编》,三年后完稿。这个时候,林散之的书法艺术已经初具规模。32岁时,他辞去教书工作,赴上海拜师在黄宾虹门下学习画山水。1934年,遵循导师黄宾虹的绘画理念“师古人,师造化”,林散之37岁时,励志孤身游遍万里,最后终得画稿八百余幅,两百首诗。次年整理撰写成《漫游小记》,连载于上海的《旅行杂志》。此后不断在外写生,先后到过虞山、扬州、黄山等地,得诗十六首,画稿若干幅。直至抗日战争时期,虽然生活过的颠沛流离,但是林散之仍随身携诗稿、碑帖与笔墨纸砚,不辍绘画写书。他曾为抗战胜利作诗十九首。痴迷于诗、书、画的林散之,在艺术创作中蕴含其人之真、诗之韵、画之意,这些在其艺术作品中均可读出,才气不凡,艺术成就颇深。


书道功业非朝夕


林散之一生经历丰富,被选为县人代会常委,也出任过江浦县副县长,南京市政协常委,为官期间政绩颇丰。晚年的林散之只醉心于书画创作,不理世事。“文革”期间,失去老伴的他孤身一人生活在南京,当时他的两只耳朵都失去了听力,长时间自己待着很是孤寂,于是时而去扬州和乌江的儿女家小住。1970年除夕,林散之洗澡时不慎跌入开水池中,全身严重烫伤,在医院里救治四个月才痊愈,右手五指粘并,拇指、食指和中指因抢救及时保住了手指的活动力,尚可执笔,因自号“半残老人”。

林散之时常说,写书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是要坚持不辍练习的,就像春蚕吐丝,蜜蜂采蜜一样。即便躺在病床上,他依然念念不忘练习书法,甚至痴迷到用手指在肚皮上划字。其平生,无时无地不在推敲诗作、书画,卧病之时、睡梦之中,甚至走路吃饭都能兴起作诗,此非常人所能及。



现代 · 林散之《叠石酒携七言联》 对联 纸本水墨


桑愉相知情亦笃


林散之与金石家桑愉相识甚早,相知甚深。桑愉才华横溢,学养深厚,精于篆刻,也是扬州的一位教师。林散之常被好客的桑愉邀请至天宁街的家中,与书画界的朋友齐聚一堂,吟诗、作画、写字、论印。下面的这首小诗是1970年林散之高兴之余手书的,戏谑桑愉“不务正业”:

笑子不能务正业,业余又向纸堆钻。

可怜毛笔兼刀笔,偷取风神石上刓。


当时大家一笑而过。又过了三年,林散之回忆往事想起了这首诗,于是他把这首诗重新抄录一遍,赠给桑愉留作纪念,桑愉收到信后很是高兴。1976年,林散之80岁大寿时,为了庆祝特意提前自作了两首诗与桑愉、魏之祯分享。林散之常常往来于桑愉家,和他的孩子们非常熟悉,常教桑愉的孩子们绘画写字,对他们很是喜爱。1979年桑愉英年早逝,林家人得到消息后瞒着林散之达半年之久,主要是考虑林老的身体状况,怕老人过于伤心难过承受不住,所以没敢告知。后来林散之终得知此噩耗,悲痛之余撰写了挽联送到桑愉家:

君病不知,君死未闻,离别感匆匆,哀泪顿抛瓜步雨;

我生多难,我老无成,友朋嗟落落,伤心空溯广陵潮。


后来,林散之还专门为桑愉写了墓碑。桑愉逝世一周年,老先生又作《忆桑愉二首》,以纪念好友。可见林散之与桑愉之间深厚的交情。


现代 · 林散之《毛泽东词》 立轴 纸本水墨


当代草圣


20世纪70年代,日本书道界的访华团来到中国,一般都要到南京拜访林散之,对其书法推崇备至。这里的一则故事可以说明林散之的书法在日本有影响力的。1973年3月,以青山杉雨为团长的全日本书道界访华团来到南京,专程来见林散之,青山杉雨是初次见到林散之,这位日本书坛泰斗一向自视清高,对当时中国书法家的书法瞧不上眼,因此见到林散之时也不以为然。大家畅谈交流,以书会友。看到林散之的书法后,青山杉雨团长当场向林深鞠一躬,并敬题“草圣遗法在此翁”为赠,赞叹他的书法是瘦劲飘逸,追古法,有古意。从此以后,林散之的书法不仅在国内被无数人追捧,在日本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而且喜欢他的书法。林散之后来被誉为“当代草圣”。

林散之于1975年前往北京,想请赵朴初、启功给自己的诗集《江上诗存》手稿提点意见。二人看完之后,对诗集给予了极高评价,不仅赵为此书题了诗,启功还撰写了序言。四年后,诗集出版印刷了3000册,在文艺界引起了巨大反响。林散之不仅在艺术上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的社会影响也不容忽视。此后,他仍然孜孜不倦,勤奋创作,举办各种书法绘画展览,一件件好的作品不断问世。1980年,林散之先后于南京、合肥举办个人书画展,共展出作品一百四十件。1986年,草书《论书诗卷》在江苏美术出版社出版,该书收录了多幅林散之创作的草书书法,其中一件为1975年3月会见日本书法代表团而创作的草书“中日友谊诗”书法手卷,后来这件作品被誉为“林散之第一草书”。林散之从小开始学习书法,到他年过九十,仍然勤于练习,每日坚持日课,直到1989年病逝于南京。赵朴初为其题写挽联:“雄笔映千古,巨川非一港。”

编辑:王诗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