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关于开展2019--2020年度非物质文化遗产科研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 ◇ 关于做好2020年普通高校艺术类专业考试工作的通知 ◇ 【悼念】著名书法家、河南省书协副主席谢国启先生逝世 享年55岁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市场 >正文

90﹪商业艺术机构承认去年遭腰斩

来源:成都商报  |  2016-02-17 08:36:12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何多苓作品

何多苓作品

艺术藏家在2015年也表现出资金紧张的情况

艺术藏家在2015年也表现出资金紧张的情况

99艺术网提供给成都商报记者一份2015年8月出炉的《2014四川艺术品市场年度报告》(四川省文化厅市场处主编),2014年艺术品拍卖市场涨幅很大,拍卖全年成交额6.78亿,较之前增长137%,当年比较活跃的画廊,全省共有73家。由于2015年度的市场报告将会在今年4月公布,画廊、艺术机构的实际经营状况因为各种原因又难以获取,目前尚没有具体的数据可供查阅。但99艺术网相关负责人认为,2015年作为艺术行业的“寒冬”这个说法并不夸张,其拍卖份额与成交额下滑巨大,艺术机构的日子很不好过。

今年春节著名艺术家何多苓在一次圈内聚会上说:“我们要做好今年一幅画都卖不出去的心理准备。”身处环球中心的一家已成立三年的艺术机构,其负责人在春节期间给成都商报记者发来的新春问候短信是:“去年不堪回首,销售数字惨不忍睹,房租都做不起来,但幸好,那颗爱艺术的心还没死。祝新春快乐!”成都艺术品市场的老字号诗婢家,其公司董事长柏优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去年成都艺术机构的日子难过,绝大多数都是“赔本赚吆喝”。

去年成都本土商业艺术机构日子究竟难过在哪里?成都商报记者通过对近三十家艺术机构的实地采访,了解到成都本土商业艺术机构生存状态的几个基本特点:去年成都本土商业性艺术机构的经营状态普遍堪忧,综合盈利的艺术机构凤毛麟角,且几乎都是靠艺术辅业维持艺术品的核心销售板块,至于艺术品销售的下滑程度,从记者调查和了解的情况来看,承认下滑超过5成以上的商业艺术机构占到90%,其中倒闭和歇业的艺术机构超过三家。

“怀古堂”前员工

艺术市场整体不好,销售吃紧,展览也多以公益性为主,光靠展览难以支撑发展。

理想很丰满 艺术不是挣快钱

在成都本土当代艺术领域颇受关注的千高原艺术机构,和其他机构一样,去年过得并不顺心。在其负责人刘杰看来,去年成都本土商业性艺术机构肯定是亏损,“画廊这个行业赚钱好难。”刘杰坦言,千高原2015年也多是赚吆喝,比2014年更活跃,但盈利几乎不可能。他提出在盈利困难的时候,“要出品更好的项目,传播更好的艺术,增加大家对优秀艺术的认知,再就是要‘熬’。对真正的严肃艺术来说,这是一个可控的档口。对那些持投机态度的人,并不是出于对艺术的热爱、扶持、认知,是冲着快钱来的,见着风就是雨,他们会唱衰这个行业。其实你看国内非常专业的艺术平台、博览会等,其表现还是比较正常的,去年6月我去巴塞尔艺展,情况比往年还要好。艺术本来就不是一个赚快钱的行业。”

现实太骨感 房租逼退艺术馆

从2014年3月至2015年3月,“怀古堂”美术馆共办展览20场左右,去年年初就“寿终正寝”了。一位不愿具名的怀古堂美术馆前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美术馆开馆时声势较大,主要走高端路线,受众面较窄。地段好,房租贵,装修及硬件设施较高,运营成本过大。“加上艺术市场整体不好,销售吃紧,展览也多以公益性为主,光靠展览难以支撑发展。”和“怀古堂”命运相近的还有一家名为“知白”的美术馆。

因为房租问题换场地的艺术机构去年也有,比如在圈内一直颇为活跃的宽云美术馆,因为续租的租金偏高,宽云去年搬了家。

艺术机构业绩下滑也直接影响到了艺术家,多位青年艺术家在谈到去年的收入时,都是摇头,一位年轻女画家去年是靠着好友的支持,才勉强维持创作。

大观艺术馆馆长

做艺术馆不能拿情怀当饭吃,去年一年我的核心关键词就是“投投投”,很纠结。

艺术机构思变 情怀不能当饭吃

作为2015年4月18日开张的一家私人艺术机构,身处环球中心的大观艺术馆起点不低,馆长晏璧说去年是自己过得最纠结的一年。“做艺术馆太累了,经营情况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晏璧提到的预期是想用艺术馆配套服务来养艺术馆主业,即艺术品展陈与销售。但恰好去年做的几次个展反而在经济上支撑了配套的高支出。“做的欧洲艺术展、丁红卫等三四个展览,还包括另外两场展览的场租收入,挣了七八十万,可最后算下来还是个亏字。服务这块成本太高。”由于场地是当初买下的,省下了房租这块最大的成本,但服务人员和茶坊等各项开支仍高达百万一年。晏璧坦言“做艺术馆不能拿情怀当饭吃,去年一年我的核心关键词就是‘投投投’,很纠结。”晏璧说今年她将会对艺术馆的经营思路进行调整,削减部分服务类的开支,重点做几个有市场潜力的艺术家个展。

发展瓶颈

艺术品流通性差

作为圈内“存在感”相当高的吴永强,身兼艺术批评家、川大艺术学院博导、域上和美艺术馆馆长等多重身份,资深圈内人士。2015年他参加了众多艺展的开幕活动。在他看来,去年艺术活动很多,但效益差,从销售这个角度来讲,去年成都本土艺术市场“开花的多,结果的少”,销售额比较惨淡。“活动多一方面是为了宣传,赚吆喝,一方面也是艺术家或者艺术机构希望越是在低迷的情况下越保持向上的劲头。去年整个艺术品市场的疲软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吴永强在采访中提到了“僵持”这个词,“整个一年,成都艺术家的作品流通性很差,除个别艺术家的作品流通到省外、国外,大部分作品都在川内流通。”吴永强也提到,去年他接触到一些比较常见的情况,藏家手上的钱不到位,虽然对心仪的艺术品表示出了收藏意愿,但一般都是“作品我先订,但交割再等等。”

二酉山房艺术机构总经理

新业务收入还有较大增长空间。反正我们对未来几年,仍持乐观态度。

敢问路在何方? 整合资源开拓新业务

行业里保持乐观的人当然有,作为一家剑指百年老店的成都老牌艺术机构诗婢家,去年遭受的下滑冲击可想而知。成都诗婢家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天府画派促进会的负责人之一柏优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提到,2015年充满了变革与挑战,堪称“汗流浃背”。“按照全国艺术品行业的数据分析报告,2015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成交总额为506亿元比2014年下降20%,在行业整体下滑的背景之下,成都各大机构的经营数据都呈现出不同程度的下滑,反观诗婢家在2015年的经营数据,较之2014年下滑20%,跟同行相比,不论是降幅比例,还是交易成交率,这个数据在行业中是不算难看的;概括起来讲,我个人认为用‘以守为进,蓄势待发’来形容目前西南艺术品行业的发展是比较恰当的。”他提到,虽然“经营数据”有所下降,但市场的发展不能用数据指标进行单一评判。以往“诗婢家”的业态可大致分为拍卖、画廊、美术馆、文房用品四大部分,在2015年除了巩固文房用品的销售、提高展览频次、保证春秋两拍的质量与成交率,他们还开拓了“诗婢家艺创”这一新的文创内容。“自身的力量始终是有局限的,在行业中整合资源共同发展也是2015年我们的发展重点。”

二酉山房艺术机构总经理蒲礼对成都商报记者提到,2015年国内艺术品行业增长乏力,但他们发现,过去一年,除了继续努力推广签约艺术家(郭汝愚、曹辉、张承翥、宋国良、刘伟涛等)有一定收获外,对业务结构进行调整,拓展了书画培训、文化沙龙等,“这些业务收入还有较大增长空间。反正我们对未来几年,仍持乐观态度。”

不同的是,去年环球中心一家新晋艺术机构“优芮艺界”却在2015年表现颇为亮眼,作为有海外留学背景的机构负责人林野,著名艺术家林跃的女儿,高起点和灵活多变的办展,充分整合行业资源的优势,在去年为“优芮艺界”的经营贡献巨大,曹卫国等几个青年艺术家的个展和艺术培训都取得了不错的经营效益。(成都商报记者 谢礼恒

编辑:张少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