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河南省文化和旅游厅关于开展2019--2020年度非物质文化遗产科研课题申报工作的通知 ◇ 关于做好2020年普通高校艺术类专业考试工作的通知 ◇ 【悼念】著名书法家、河南省书协副主席谢国启先生逝世 享年55岁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美术教育 > 高等教育 >正文

大学生众筹卖情怀掂 “怀念老校服”引发商机

来源:南方都市报  |  2015-10-15 12:24:24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今年新学期开始后,东莞各公办学校统一了学生校服,由于新校服的设计和质量都不尽如人意,遭遇大规模的吐槽。这个时候,一群曾经的东莞中学生迅速技能get,抓住学生都嫌统一校服颜值太低的心理,开始在学生网络圈内卖起了“个性班服”,短短时间内接单接到手软。

●统一校服后颜值低没个性?

个性班服自己设计有创意,体育课、运动会和班级游穿,棒棒哒!

●“手绘莞校”明信片有回忆!

东莞中学明信片上有一句话“信灿明,一定行”,是莞中学生的口头禅,灿明是莞中校长名字,懂了吧。

东莞高级中学明信片上印有“今天我们去吃扒”,皆因此校饭堂有让友校学生都羡慕的扒餐享受。

南都讯记者黎明 今年新学期开始后,东莞各公办学校统一了学生校服,由于新校服的设计和质量都不尽如人意,遭遇大规模的吐槽。这个时候,一群曾经的东莞中学生迅速技能get,抓住学生都嫌统一校服颜值太低的心理,开始在学生网络圈内卖起了“个性班服”,短短时间内接单接到手软。这并非这个学生团队第一次靠“校园文化”揾食,之前他们凭借“手绘莞校”大卖明信片,还做公益活动等,试图吃下东莞“校园文化”市场。

“怀念老校服”引发商机

故事是从人手一件的校服开始的。

近日,一系列以“我要好好记住你,纪念东莞老校服”为题的图集刷遍了东莞各中学生的微信朋友圈,因为从2015年秋季开始,全东莞的公立学校开始用统一的校服,各中学有辨识性的校服被塞进了旧衣柜,这引发了东莞学生圈内的集体怀念。

尽管教育部门声称统一的校服经精心设计和制作,但随后,“颜值太低”和“质量太烂”的吐槽铺天盖地,这更让东莞学生们怀念曾经各式各样的校服。

这些“纪念东莞老校服”系列微信图集文章,除了对东莞学生怀旧心理有“治愈”效果外,最后都指向了一个叫“A L L INO N E”的独立品牌班服定制。这个声称只为东莞所有中学生定制班服的幕后推手“一点工作室”,不够一个月便已通过微信公众号和网上接单近2000件。为了几天内交出订单,这个工作室里所有的人险些要逃课,因为这是十几个东莞学生捣腾出来的生意。

靠卖校园文化赚钱

谭振锋现在大学二年级,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读商,现在还是虎门外国语学校校友会的负责人。他的名片印的是一点工作室运营总监的衔头,从今年3月份团队成立以来的6个创始人,到现在已有14个同事都向他负责。

“我们就只想通过校园文化和学生情怀做东莞学生圈的生意”,谭振锋带着一点工作室在刚过去的国庆黄金周,将摊位摆到了东莞最著名的创意市集“喜集”,卖的是“手绘莞校”明信片,一套明信片不到20块钱,至今为止,已有近十万元销售额。

“手绘莞校”并不复杂,就是把东莞九个最具代表性的学校场景,手绘出来做成明信片,卖给学生和已毕业对母校饱含情怀的校友们。南都记者掂量着这套看起来普通的“手绘莞校”明信片,发现创作者卖的简直是学生情怀:比如东莞中学的明信片上就有一句“信灿明,一定行”,事因这是莞中学生的口头禅,灿明是莞中的校长名字;东莞高级中学的明信片上则印了“今天我们去吃扒”,这所学校的学生看到都会心一笑,这句话说的是高级中学饭堂有让友校学生都羡慕的扒餐享受。谭振锋笑着说:“这些话就像暗语,击中了学生的回忆和情怀”。

集资6万每人月工资百元

小小的一张明信片还暗藏玄机,将明信片从包装袋里全部倒出来,南都记者还发现了两张二维码不干胶贴纸,你甚至可选择将二维码贴在明信片上寄给朋友,只要用手机扫描二维码,你就可以录一段话或上传一张图片,之后收到这个二维码的人通过扫描听到你要表达的内容。一点工作室的成员告诉南都记者,之所以做这个二维码空间,因为这就像学生时代的“传纸条”,谭振锋开玩笑称:“如果你喜欢一个女生,但又不敢直接告诉她,就可以把二维码寄给她,这是中学生之间的小秘密”。

这样的做法也让经营成本大幅上涨,谭振锋透露,两个二维码就让明信片贵了一块多。为了省钱,谭振锋和其他合伙同学当时接收印刷厂送过来的3000套、27000多张明信片时,被眼前的数量给镇住了,“收到货的当晚,我们为了省下印刷厂帮做包装的人工费,整个工作室的几个成员带上身边的朋友,在屋子里装袋装了一晚,都快装疯了……”想起创业的劳累,谭振锋现在能够乐观地安慰自己“一点工作室又工作到了凌晨一点”。

通过小小明信片,从东莞“校园文化”顺利掘金,谭振锋一帮小伙伴决定开创业公司众筹,专赚东莞中学生的钱。目前15个从东莞各中学毕业的大学生聚在了一起,通过家里筹备了共6万元的资金,每个月每个人象征性的100元工资,上到“总监”下到“客服”,一人一百元,就继续开干了。

趁校服“病”来革班服的“命”

这次“一点工作室”将宝押在了东莞中学生的班服上。

南都记者从若干在读东莞中学生了解到,班服一直流行,尤其是网购方便、提倡个性的现在,班服成了很多中学生的标配。上体育课、运动会和班级出游聚会时,中学生们喜欢换上属于自己小团体的班服。

工作室盯上了这块市场,他们决定做班服前还做过调查,发现市场上几乎没有专门针对中学生市场的服装定制,质量难保证,设计单一,于是他们根据自己刚从东莞各中学毕业不久的经验判断,要专门做一个只为东莞中学生定制服装的独立品牌,还起了一个学生觉得特洋气的名字叫“A LLIN ON E”。

尤其是今年秋季开始,东莞公立学校统一校服款式,让学生们诸多吐槽,给了谭振锋的团队“乘虚而入”的契机,“这一政策不利于东莞校园文化的多样化发展,我们大力推广‘重新定义班服’这一概念,让东莞中学生通过班服来满足个性化”,谭振锋告诉南都记者,班服定制服务才推出不到两个月,已接到近2000件订单,价格平均40元,销售额逼近十万元。

钱景

略有盈利欲注册公司推系列产品

不过,目前仍在东莞理工学院、城市学院和外市大学就读的“一点工作室”成员,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量订单,暴露出了学生创业的短板,有成员受访时透露,既要兼顾学业,又要跟踪订单,手忙脚乱中曾出现差错,因面料和印刷工艺遭遇“弹单”,最后为了口碑,只得工作室全体承担错单成本,对此谭振锋仍胸有成竹:“我们成立时集资了六万块钱,加上微薄利润,目前略有小赚,起码每个人发100元工资毫无问题。”

“东莞校园文化这块我们会坚持做下去,就像刚开始向家里要钱出资做工作室时一样,家里人都觉得学生凑钱做生意不靠谱,担心我们上当受骗,到现在亲戚朋友都到处帮我们拉生意,介绍服装厂等供应商,尤其是东莞本身制造业很强”,谭振锋透露,目前工作室下设市场部、客服部、设计部、宣传部,分别负责市场开拓、客户关系维护、设计工作、媒体管理工作,俨然一家正规企业。接下来他们打算注册公司,进驻到东莞本地的一些创意文化产业园区去,甚至希望吸纳到风投。说到注册公司做老板,工作室的各个学生老板显得生意腔调十足,轻松说出一句:“现在国家都鼓励年轻人创业,东莞现在商改后1块钱就能注册公司了”。

为了避免竞争,目前这群学生老板们已推出“手绘莞校”明信片、All in one班服定制品牌,据悉未来将会推出类似老校服纪念册、手绘莞校笔记本等校园文化产品,他们还憧憬着以后能够帮东莞中学生正儿八经地设计校服。


编辑:刘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