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艺术网   大河美术网   大河收藏   大河艺术家   加入大河艺术家    

二级页面广告条
美术快讯
◇ 第十三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展区工作会在京召开 ◇ 首届全国少儿美术作品展征稿通知 ◇ 第十三届全国美展各展区作品征集细则公布 作品尺寸有明确规定
 当前位置:大河艺术网 > 艺术视窗 > 民间美术 >正文

天津民间美术

来源:今晚报(天津)  |  2014-12-12 11:39:30  |  选择字号:[ (大) (中) (小) ]

天津是我国著名的工商业城市之一,同时也是一座民间美术极其发达的城市,早在明朝末年(约十六世纪)就有了享誉全国的杨柳青年画。清朝末叶,泥人张彩塑、风筝、刻砖、木刻、刻纸、绒绢花、点心模子、面具、麦秆玩具、娃娃等纷纷兴盛起来,并为天津赢得年画之乡、小雕塑之乡、风筝之乡、绒绢花之乡的美誉。

为什么天津民间美术会如此发达呢?我想有如下几个方面原因:

其一,受北京文化的影响。

天津毗邻北京,东临烟波浩渺的渤海,地处九河要津,既有渔盐之利,又是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清代初期,天津就聚集着一大批盐商、粮商和运输商,如张霖,查日乾、查为仁父子,安仪周等。清政府对天津商人的政策是给予较大的盈利机会,充分利用并严格控制,统治者绝不允许在北京附近出现“扬州八怪”这样“异端”的文化,所以,北京强大的文化磁场在朝文化对天津文化的强大影响,迫使天津文化成为北京文化的追随者。就绘画和书法而论,天津的绘画追随清代正统派画风的四王(指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和恽南田,书法则效法赵孟兆页 和董其昌。

文人和商人的结合实际是相互利用,文人,尤其是在朝文人的骨子里看不起商人。天津作为北京文化磁场波及的重要地区,商人们的文化情趣不可能像扬州那样任其自由发展。天津商人,这支日益壮大的市民队伍的文化需求只在民间文艺和民间美术中得到满足。

其二,漕运对天津民间文化的影响。

天津的发展首先得益于漕运,尤其以元明清三代最为兴旺,元代定都大都,庞大的政治机构所需的粮食及其他物资“无不仰给江南”。至元十九年(1282年)又开通了自长江口至直沽的“海漕”航道,天津不仅是内河运输的必经之地,又是海漕的中转站。大量的漕粮和物资都需要在天津交卸和转运,随船附带的土特产也需要在天津出售。负责运输漕粮的运军所带的土特产名曰“土宜”,天津成为漕粮的中转站和储存地,同时也是运军“土宜”出手最理想的地方。“土宜”是不纳税的,杨柳青画中最早的戴廉增画店就是明朝永乐年间随漕船到杨柳青落户的,制作杨柳青年画的纸张、色彩、松香等也都是随漕船运到天津的“土宜”。

在杨锡绂《漕运则例篡》中,他列举了清代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六省漕运携带的“土宜”共十二大类百余种商品,其中就有一项艺术品,那就是泥人。天津的泥人张也是从浙江绍兴流寓到河北,最后落脚在天津的艺术家。

天津的木刻艺术与漕运息息相关。嘉道年间天津的房广元不但学习了南方木雕艺人制作锼条锯的方法,同时还将雕花时剔空技术学到手,使得房家作坊融南北木雕技艺于一炉,创造出了天津木雕的独特风格。同时,南方珍贵木材,如楠木、檀木等皆可随漕船携带至天津,为天津木雕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

天津民间美术也受到附近一些州县的影响,如天津王继昌的灯笼是从河北省胜芳来的,刻(剪)纸艺术来自河北保定,麦秆玩具也是赵士通从北京金顶妙峰学来的……由此可知,天津民间美术发达的原因之一就是全国许多著名的民间艺人都汇集到天津的结果。

其三,文人美术和宫廷美术的影响。

民间美术和文人美术、宫廷美术从明代末期就开始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相互利用,客观推动了天津民间美术的发展。例如,天津杨柳青年画中钱慧安的作品不但把文人画的构图带到年画创作中去,使作品具有一种淡雅的美感,同时,他还创造了在年画上题字、题诗、写款识的先河。又如高桐轩的作品将宫廷的建筑移到自己作品中去,同时还继承了钱慧安在作品上题诗、题字、写款识的文人画风格。由此形成杨柳青年画的一时风尚。

又如,泥人张第一代艺人张明山从小就学习清代文人画家上官周的《晚笑堂画传》,每天无论多忙,他都要临摹一两幅,文人美术的影响自然会体现在他的作品中。

再如,嘉道年间(1796-1850)朱竹渲等三位天津文人改进了天津风筝,研制出天津独具特色的折叠式风筝,他们把技艺传给了“帘子李”,从此,天津折叠式风筝进入市场。

还有天津木雕艺人朱星联拜文人画家为师,能书擅画并会治印,但他没走文人画家之路,而是继续从事木雕事业,使天津木雕走上了与中国花鸟画相结合的道路。天津木雕进步的过程亦是被文人“雅化”的过程。

现在,天津民间美术的一些老品种因为种种原因已经不存在了,如通草画、章线、铁机缎、龙凤箱、面具、麦秆玩具、砖雕等。但是,现在却有更多的民间美术涌现出来,如王玓的面塑,李岳林的微缩景观,尔宝瑞的蜡像以及常诚的布艺,谭春蕾的微画,王金义的蛋雕,赵宝国的烙画,王富瑞的锯末画,岳鸿桂、王强的皮画,张福海的糖画,李如田的内雕烟壶等,据统计,约有近百种新作品问世。正如冯骥才说的那样,现在的天津民间美术是“新人新作新面目,昨年去年皆不知”。

天津有这么多的民间美术家,有历年来他们创作出的优秀民间美术品,强烈地表现了他们如火如荼的创作热情,这是天津市的宝贵财富。

编辑:张少羽
相关阅读